Monthly Archive for 二月, 2009

身边的厚黑行者

  昨天晚上梦蕾来我们宿舍聊天,聊到了某君P。平时知道这人,但不认识。听梦蕾说到此人事迹,才知道,原来是个“厚黑高手”。至于黑就不知道了,我所以称他为“厚黑高手”,只是我有感于此人的脸皮之厚。听梦蕾说,这位仁兄,只要认定一个目标,譬如说某某奖学金,某某职务,某科的考试题目等等,就会一星期五天去找老师八次以上,这样软磨硬泡。竟然得手很多次了。

  这人成绩也不算好,也没别的突出,唯一的优势就是和所有院里的老师都比较熟,于是再加上那厚脸皮,软磨硬泡的绝学,竟然屡屡得到一些我们没听过的奖学金,一些他不够资格的职务等这一类由大学老师们操控的东西。

  真是想不太明白。一不明白这人怎么有这么厚的脸皮。二不明白那些大学老师怎么这么傻X。想起了李宗吾的著作——厚黑学。关于这本书的创作目的,到底是为了讽刺时政,还是真的就是授人以厚黑之道,我至今也想不明白。但我一直在怀疑,脸皮厚,心子黑,作用作用到底有多大。结合P君的例子来看,脸皮厚,的确是不可小觑。

  老四昨天说:“那些老师都不行,如果是我,一件事跟他说了不行,他怎么找都没用。”真的会那样吗?我还在想,一个老师不行,两个老师不行,为什么好几个老师全是那个德行呢?也许,真的是P君深得厚黑之道,有自己的一套本领吧。总之,我是无法领悟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脸皮一定要够厚。要厚的有技巧。这样,可以得到一些本不该属于你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