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五月, 2009

话说我的封印术 囧

前几天生擒了一只小强,肇事地点是老四的桌子。对它如何处置,考虑了很长时间。起初打算杀掉它,施以酒精火刑,以谢天下。可是一想,蝼蚁尚且偷生,何况蟑螂乎,我辈慈悲为怀,于是终究还是没能下的去手。最后便把它关在了一个密封的小铁盒里,准备等到晚上大家都回来,开堂公审再予以定夺。可是放好之后,就给忘了,直到今天早晨看到小铁盒,才猛然想起来,心想,哎,小强肯定挂了,没吃没喝没空气的,受得了么这个。我不杀小强,小强却因我而死,惭愧啊。于是打开铁盒看看,吓了我一跳,小强急速的奔出了小铁盒——竟然还活着,这生命力,四五天了啊。我快速再次把它生擒,又关了起来,不禁慨叹。生命力这么强的小东西,又能生,这是对人类健康及卫生还有心情多么大的威胁啊!如果这几天这只小强的境遇换成一只老鼠,那老鼠是必死无疑的!可见小强的生命力在老鼠之上,而老鼠之所以一样猖獗,是因为我是很难生擒一只老鼠的,由物及人,可见人要有所成就不必样样优秀,只要有一样能力达到很高的造诣,就应该可以有所作为。对着小铁盒,我在研究,怎样处置它呢?如果我杀了它,就杀生了,是我的罪孽;如果我放了他,我就对不起人类;人不能忘本,于是很下决心,牺牲小我,完成大我,杀之。再配以佛门慈悲心肠,把它关在小铁盒里,深埋吧。PS: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封印吧…..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