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六月, 2009

我看女子

    又有朋友闲聊时问我,喜欢什么样的女生。这种问题,敷衍作答容易,细细品味起来,还真要费点脑筋。

    我看女子个人,主要是以下几点。

    1.妇言,妇德。

    2.才学,智力。

    3.相貌,体态。

    妇言和妇德,是三从四德中的两项。三从之女,难有作为,不可取。妇人四德,确是不可或缺。我尤其重视的,便是妇言和妇德两项。才学,不代表智力;智力,更不代表才学。有才学的女子,会有一种美好玄妙的气质。好的智力,可以让你的生活,轻松很多。才学和智力,缺一不可。女人的相貌体态,向来是大众评价女人的第一要义。但若是准备相处一生的人,我却觉得,不是那么重要。

    一优二平者,佳品;二优一平者,上品;若得三优,即为神品。倘有一损者,不足为论。 

庄生晓梦迷蝴蝶

                                                           锦瑟

                                                                   李商隐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我挚爱的一首诗。文笔太美了,可谓字字珠玑。今天下午四十度的天气逼得我午睡,做了一个小梦,忽的就想起了庄周梦蝶的典故,想起了这句“庄生晓梦迷蝴蝶”。
    庄周梦蝶,讲的是有一天庄周做梦梦到自己变成了一只蝴蝶,梦醒之后,搞不清楚自己是庄周做梦醒了,还是蝴蝶做梦梦到自己变成了庄周,分不清了自己到底是庄周还是蝴蝶。
    记得以前上课时老师讲过这个典故,貌似是表达了庄周的哲学思想之类的,对于这我倒是没什么感觉。这句诗以及这个典故给我的启示倒是,人要清楚地认识自己的实际情况,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不能把自己禁锢在自己给自己编制的美梦之中。
    我发现身边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有一个坏性格,可能是出于自我精神保护的潜意识,就是很多的事情都是喜欢往自己好的方向去想,至于坏的方向根本想都不去想。这样往往导致一些不好的后果,错过减小损失的最后机会。举个简单的小例子,高中的一个同桌,暗恋一个女生,有一次在走廊两人撞到了一起,女生就对他笑了一下,走开了。只是一笑而已,他却经过了两天的深思熟虑得出一个结论:女生对他有意思。于是展开了行动,找到了女生的手机号码,给人家发信息。对于他的短信,女生总是回的很慢,语气很淡。他经过又一番深思熟虑之后,又得到一个结论:女生在认真学习,所以回信慢。回复了信息,就说明这女生对自己有意思。于是再接再厉。终于表白了,并且遭到了拒绝。经过又一个两天的深思熟虑,他得到的答案是:根据“一笑留情”,和“回复短信”,可以确定女生也喜欢自己。之所以拒绝了自己,是因为女生是个好女孩,要认真读书,怕谈恋爱分心,影响学习。于是更加喜欢这个女生,暗下决心,非此女不娶……最终的结果是,女生受不了他的“骚扰”,报告了老师,老师把他的这股爱恋和谐掉了……
    其实整个事情很简单,女生对他笑,回复他信息,都是礼貌所致。回信息慢,语气冷淡,就是对他没兴趣,没感觉。拒绝了他,就是明摆着不可能和他在一起。可是他却沉浸在自己给自己编制的美梦之中无法自拔,变成蝴蝶无法复原了,导致最后的尴尬局面。
     古人说人贵有自知之明,诚然如此。真实的认识自己,一切从实际出发,真的是很重要的一件事。不单对于个人,对于各种组织团体的各种行为行动亦是如此。十年的“文化大革命”就是一个教训,我们认为自己是那只共产主义的蝴蝶,梦醒后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认清自己,善于把自己从美梦中叫醒,是一个人要有所成就所需要掌握的基础能力。 

孔明择丑妇与女性价值的评定

  《襄阳记》的记载:黄承彦者,高爽开列,为沔南名士,谓诸葛孔明曰:“闻君择妇,身有丑女,黄头黑色,而才堪相配。”孔明许,即载送之。时人以为笑乐,乡里为之谚曰:“莫作孔明择妇,正得阿承丑女。”

  第一次知道诸葛亮有个丑老婆,是在高一。那时身边有个朋友,对三国故事颇为痴迷,就是和他聊木牛流马那段时听他讲起的。初中时有个电视剧叫做“吕布与貂蝉”,因为这部电视剧,喜欢上了吕布,于是买了一本《三国演义》,十九回吕布殒命之前精读,后面的就是略读了一下而已。不过在我印象中,并没有提及诸葛亮的丑陋妻子。说到那部电视剧,黄磊主演,后来貌似是因为什么“歪曲历史”被改名为凤舞天涯,剧中人的名字也全盘更改,口型都对不上了。真替这个剧组郁闷。美化了吕布,就不行吗?这是艺术,不是纪实。三国演义和三国志的出入也很大,还恶意丑化曹操,大肆神话诸葛亮,为什么就没有成为禁书呢?在我看来,曹操是真能士,除了好色没有什么大的人格缺陷。而诸葛亮,在三国正史中,多了不说,郭嘉,贾诩,庞统,法正等人就绝不在他之下,经罗贯中一写,却明显比别人都高出了一个层次。除此之外,三国演义还歪曲了很多史实,孙坚杀的华雄却装在了关羽身上,关羽张飞完全倒置了性格特点…没办法啊,三国演义辈分大,岂是一个小剧组可比。

  很多人喜欢争论诸葛亮有没有纳妾,围绕的一个热点是诸葛亮与李严的信中的一个“妾”字,信中原句:“吾受赐八十万斛,今蓄财无馀,妾无副服。”我觉得,诸葛亮有没有纳妾,并不重要。因为在当时的年代,诸葛亮的身份,纳妾是正常,不纳妾才是反常。而不争的事实是:诸葛亮娶黄月英为妻,婚后很多年黄月英没有生育,而诸葛亮没有休妻再娶。倘若如一些人所说,诸葛亮娶黄月英仅是单纯为了利用黄家在荆州的各种关系,那么在这么好的理由面前诸葛亮身居蜀国要职之时怎么可能忍受乡里为之谚曰:“莫作孔明择妇,正得阿承丑女。”而不休妻呢?我的观点,诸葛亮对于黄月英是满意的。为什么对于丑女满意?应该是因为黄氏的贤惠和惊世才学吧,那个时侯如果有诺贝尔奖,估计黄氏的作品木牛流马可以去申请一个了。

  孔明择妻,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诸葛亮这位圣人对于女性价值的评价标准。 对我们是不是也有些启发呢?女生的相貌,才华,性格,人品重要度到底是怎么个排序?庸俗之辈的排法应该是:相貌占九十七分,其他三项各占一分。你是怎么排的呢?

一曲花田错,何以心醉,何以泪坠?

    我听歌的习惯,是把一首歌听腻了为止,再换下一首。音乐是有气味的。伴随着某一首歌的日子里,接触的人,经历的事,也就和这个时期的音乐绑定起来了。以后无论什么时候,再触到这首歌,都会想起当时的人,当时的事,当时的情感。音乐的魔力,让人无法抗拒。

    花田错。从我高二辍学直至参加高考,一直深爱着这首王力宏的中国风音乐。16种乐器,配合LeeHom完美的嗓音,加之中外曲风无间隙的融合,实在是无与伦比的经典。说到音乐对我情感的影响程度,这首歌是数一数二的。

    三年了,一如既往的深爱这首歌。记录了我那时错综复杂的情感和心境。都有什么人?一般不会想起来,但都记得。都有什么事?大部分忘了,隐约记得几件。但那段日子我的感情,我的感受,却宛如昨日发生的一样,深驻在我的心底,如此的清晰,如此的真切。每每触到花田错,便把我带回了那段淡蓝色的岁月。从记忆中翻出了那些淡蓝色的感受。几个画面,历历在目;几句话语,依稀在耳。

    又是一个六月,三年了,再触花田错。

    打翻的五味瓶,何时再来?

    往事不堪回首,所以心醉,所以泪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