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四月, 2010

点名的深层含义

         向来很看不起上课点名的老师。
学生的心如果不在,去那里坐一节课,浪费100分钟,你就满意了吗?
想去听课的自然就去了,不想听课的,交了学费,你就不该唧唧歪歪。
学生交了学费,教师赚了薪水,所以教师有责任去上课。
如果课讲的不好,学生认为听了没有价值,学生没有收你钱也就没有义务去给你“当托”,消除你无人听课的尴尬。
“某某某的讲座,几点几点….同学们一定要来。”这比听课还恶心。不能吸引人的讲座不要讲好了,不是每个人都是唐骏的。造假没意思。
        不想听课还让去,不想听讲座也要去,这叫什么?这叫绑架。
绑架的是学生的时间和精力,同时造成学生的无奈和压抑。
更可恨的是,有些老师总让学生去上课浪费时间,学生乖乖去了,结果还给些不缺勤的学生挂科,这叫什么?这叫“撕票”。
鲁迅先生说:“浪费别人的时间,等于图财害命。”
我们可爱的教师们都在做些什么啊?
         莫非这就是文化?中国大学教育的教师文化?中国的大学文化?

大学图书馆

    前些日子去图书馆看书,真是慨叹当代大学生的素质,抑或是我校大学生的素质。

    第一天去看书,一个桌子做六个人,我被五个包围了,他们就是去那聊天的,真恶心。两男三女,很可惜啊,不能骂他们是三对狗男女。

    第二天去看书我长了个心眼,坐在靠边的一排,看你们怎么包围我,无奈轻敌了,聊天声和笑声全是声音,而声音是无所不包的。

    第三天去图书馆,我又多了个心眼,鉴于图书馆一般都会空着三分之一的座位,我找一个靠边的位置,自己占了四个座位,独守一隅,不禁暗自慨叹,妙计。岂料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据我两米开外的一位仁兄又是奶茶又是包子的,那味道直入我心啊。

    第四天我想了想,别等别人来我这了,我晚点去,去寻个好位置坐下来。那天去的晚,找了个周围全是女生的位置坐下(我认为女生相对男生来说认真学习得多),后来我才发现我是多么幼稚——那是几个艺术学院的女生,他们那天做的事情就是打电话,聊天,讲笑话,吃零食,唯一做的正事就是画画——还要引起整张大桌的颤动。

    第五天,我一咬牙,不去了。

    偌大一个图书馆,人都坐在那里干什么?谈恋爱的,吃东西的,聊天的,打电话的等等,跟菜市场无异。有几人是认真学习的?本来有那么几个,慢慢也被挤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