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八月, 2010

    爸爸刚刚回来,中午又喝了不少酒。一年多以来戒酒就算比较成功,但偶尔还是会喝些。他的解释是:没办法,社会嘛。的确如此,有多少人都会发出这些感慨。前几天和岳聊天时听他说,他认识的一个销售人员,三十多岁,什么都高,饭桌上几乎是一边吃药一边喝酒——没办法啊。每个人喝完酒后,反映都不一样。有人爱睡觉,有人耍酒疯,有人爱说话。我爸喝完酒就是典型的爱说型。以前我都陪他聊会儿,但近几年,因为我十分反感他喝酒,每次他喝完后,我就不理他了。

    酒这东西真的好喝吗?我觉得不好喝,白酒啤酒或是红酒,我都觉得不如果汁好喝。传说中有些喝酒的高手喝酒是甜的,不知是否真有此事。不过即便有,我想大多数人喝酒都是不舒服的味道。但却是餐桌必备,这就是我们民族的酒文化吧。不晓得老外有没有这些。

QQ历险记

    傍晚带三妹在一个广场玩,手机接到邮件的短信提醒,说是QQ遭到频繁申诉,需要去验证密保。回家第一时间打开电脑,登陆邮箱,打开那个邮件,点击了邮件给的验证密保的文字连接,一步步填下去,到了中途,三妹因为一些小原因在客厅哭了起来,出去哄小孩,一小时后回来继续验证密保,因为刚刚把页面关了,所以要从头开始。始终记得腾讯安全站域名aq.qq.com,这次没有去邮件,而是直接输入——让我很意外,和刚才的显示完全不同,说是帐号很安全。猛然醒悟。回到那邮件,取出超连接的域名,发现并不是aq.qq.com,而是aq.qq.com.indenexn.com,一个n级域名。竟然被这种多级域名加相同操作页面的小伎俩骗到了,丢人。幸亏三妹发小脾气哭了一场,否则QQ就危险了,若是我那明天就升81级的企鹅儿子被盗,我会骂街的。已经提交的两页信息是密保问题,QQ密码,证件号码,密保手机。被三妹打断的第三页是最重要的申诉资料:QQ申请时间,QQ曾用密码n个,以及可自述所有有利于申诉的信息。接下去的第四页内容是“请用该手机编辑短信GT(我的QQ号码)(不区分大小写),发送到1065755802381,将收到的8位验证码填入下框中。——和腾讯的这步操作页面完全相同,被无良站长利用的绝佳。多么大的操作漏洞啊。还好被三妹打断,俺妹子真是福星。

    代表党和政府鄙视indenexn.com这个域名的持有人。鄙视无良IT人群体。

    很多站的客服邮箱都弄得很复杂,贼拉长,搞得我都懒的看,servrioce.tenxnt@qq.com给我发邮件的是这个邮箱,一眼看上去就没有产生怀疑,太屎了。

    这个社会,危险无处不在。真的。

热带鱼

    下午闲来无事,去买来几条热带鱼。三年没有去鱼店,雄性孔雀尾涨价,其他的貌似没变。

    对于我来说,养热带鱼最大的乐趣就在于养到它生崽儿,虽然以前养的几次每期都有快要生崽儿的,但很郁闷每次都突然死掉,看来还是提供的环境不好啊。只有2005年我去擂中上学时,那是第一次去,两周后回家,一条珍珠就生了,妈妈说发现时看到其他几条大鱼都在吃珍珠的孩子,幸亏发现早,全部捞了出来。可惜没有能够养大,最后一条已经有黄豆粒大小,半年的年龄,却还是死了。

    今天买的鱼中,故意挑了三只大肚子的,回来后把一只粉色的大肚婆单独养,看能不能顺利分娩。

高价未必货好

    刚刚剪头发回来,相当满意。在小区里的这家理发店剪头发是第七次了,没有一次让我憋气。只要六元钱,办卡五元——价格相当好。在这之前一直都在审美,没有固定一家店和一位师傅,每次都是哪里人少在哪。一直以来感觉剪得还行,二三十块钱也算不亏,一般都是叫普通师傅,找过三次首席的,感觉强点有限,最后次在审美剪发遇到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师傅,剪完之后,我就想把他剪了,破手艺让我郁闷好几天,剪得还难看,还超短,修都没得修。那次之后我就决定把审美拉黑。某次懒的走远路,就在家里小区的店试下,结果效果把我惊了,五分之一的价格,比那些二三十块钱的审美一般货色强多了,不知怎么的,人家剪得头发看着就是顺眼。自那之后,一直在这。小区有三家理发店,另两家没试过,不知手艺如何。无所谓了,暂时我是锁定这里了,如果某日这家店不营业了,我愿意去体验下另外两家。

    我就想起了大虹在淘宝买完美芦荟胶的事。很多时候,高价格的未必就比低价格的好,因为融入了很多其他的因素。就好像让大虹上当那家是利用人们“价格和货品成正比”的思维故设陷阱;很多广告做得多的产品价格往往包含了对于用户没有实用价值的广告费。

    还有就是比较可恶的一类人利用有些域名拍卖站的保留价机制,恶意炒作域名,一个价值几十元的域名,来回炒几次,就有人觉得:五百元都拒绝交易,五百以内拿下肯定值,结果某次到四百多块时就傻乎乎得去出价,结果一共五个出价人,他一出价,四个号码就都退了,他四百多拿回来,还美滋滋的。等过两周去拍卖,多少次都不能突破一百元,才知上当。域名多大的量在那摆着,怎么这种当还真就有人上呢?还不少,悲哀。我觉得多数是才开始玩的新人。挖出一个民族弱点——喜好跟风。

    购买任何商品,包括投资也好,不能主看价格,不能主看大众反映,最重要还是根据自己的真知灼见来决定是否出手。别人会用各种手段欺骗你的眼睛,你自己却不会。很多事情上,自己眼光拙劣的概率比别人蓄意欺骗你的概率低的多。

话说CC的身份

        .CC域名的身份问题引发过无数场口水战。不知道是部分人真的不懂还是某些利益集团故意迷惑大众。

        西游记里厌恶孙悟空的人都叫他做弼马温,之外的多数人都是称其为大圣。都没叫错,毕竟都是孙悟空身处过的地位。CC现在的处境就好比这只猴子。

        曾经,CC是某小岛的国别顶级域名,但从2006年被威瑞信收购之后,就不再是了。现在已成为和.com一样的国际顶级域名。威瑞信对旗下域名界定十分清楚,只要他要了并且管理着,那就是国际顶级域名。

        百度百科虽然不算权威,但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大众的一些客观看法。这是百度百科中.cc词条的第一句话:“.CC”原为国别顶级域,特指Cocos (Keeling) Islands岛国”。一个“原”字,说明了一些问题。

        非权威机构的东西看不看其实不重要。中国万网在中国网域管理界的地位绝对是泰山北斗,称得上是权威机构,他对.CC的解释的第一句是:“.CC是英文”Commercial Company”(商业公司)的缩写,含义明确、简单易记。现已成为继.com和.net之后全球第三大顶级域名。”

        很多时候,没有必要太束缚于概念上的东西。应用才是王道。即便你就认为.CC是个国别域名,但他进了威瑞信的家门之后,应用上和.com是一样的,也就抛开了一切国别域名使用上的物理缺陷。唯一的缺陷就是出身不好,被很多人诟病。不过,在经济社会的环境下,这种诟病对于.CC的发展,无异于螳臂当车。又有人说CC那个小小岛国那么小,随时会消失。——这绝不是.CC的劣势,相反成了优势。领养孩子的人,比较愿意领养的类型是哪种?父母双亡型。CC那个小岛一旦消失,CC就只能继承威瑞信的皇家血统。没有人可以再诟病它。

        进来比较火热的苏四海,是.CC的一剂强心针。他注册两三千个域名,或许对于.CC的整体来说不算什么,但他给所谓的CC党打气了,他用实际行动告诉大家,信CC,不会错。苏四海的出现,其实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这是个必然,并且只在CC的旅途中才会出现的必然。很多人在这之前预言过,我看过就有几次,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域名城一个帖子讨论CC三字母还剩下几千个的问题,有个朋友就说,.CC品相这么好,只要一个地区或是几个人突然发现,剩下的这几千个三字母很有可能在一夜之间消失。我比较懒,否则会去把这个帖子挖出来。

        我不是CC党,但发现自己手上预备作站的域名一年之间不知不觉中后缀结构由一成的CC转换成了七成的CC。甚至连我的博客都改换了CC域名。我觉得,目前,CC价值和价格分离较大,屯一些留待以后做站用,真是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