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八月, 2010

Page 2 of 2

老友会

      刚刚和阔别数年的老友待了一会儿,开始有点陌生,很快便找到了当初的感觉。十年前的友谊,依旧。对于“好朋友”这个词,我说不出什么清晰的定义,或许有些词,根本就是感觉上的问题。

      聊了一会儿,才知道他也不怎么顺。四年的本科三年学完,却遇到一个SB老师因为私人矛盾故意卡他,结果考上的研究生没法去读,拖了一年,今天又考了去,才能开始读研。——知识分子SB起来,非常可怕。

      “曾经我们也是多么狂傲的人,现在却都学会了……”“ 这就是社会。”

      交友很重要,好的朋友总能带人上进,垃圾朋友,可以毁人一生。割席那哥们儿叫什么我忘了,不过那个典故,我理解了。

苏四海

    这几天比较火爆的一个名字:苏四海。米圈里不少朋友都叫他四爷。苏四海的火爆源于他对CC域名的投资——几小时内,在新网注册2000多个cc域名,传闻上是二三十万的投资。这几天,苏四海还在收米扫米,甚至还在百度为他的米站yyu.cc做了一些米行关键词的竞价排名。

    米圈里不少朋友都不怎么看好苏四海,一是认为他的投资必死无疑,二是不少人言语甚至行为上的攻击。——那些针对苏四海的攻击,我觉得是某些利益集团怕了,才会这样。说道语言攻击大家都明白,行为攻击可能有人不太懂。举个例子,苏四海在百度做关键词的竞价排名,就有人号召大家去点击。这就是一个行为攻击。

    苏四海这个人给我的感觉就是个迷。出手三十万,显然是个有钱人,这个无疑问。这种手笔绝对是CC大户,但看他的米站以及和他聊Q中看出的他对CC的整体认识,又感觉不那么专业。到底是大户的马甲,还是某代理商的炒作,还是一个真正的域名投资商,真的很难说。

    苏四海对于CC域名的重拳出击,毫无疑问对CC域名在中国的发展大有裨益,使CC域名整体的价值提升了一些。苏四海主要注册了三字母,三字母对于一个域名后缀意义很大。如果三字母没有注册光,就代表这个后缀三字母的价值低于注册价,如果三字母注册光了,就代表三字母的价值高于注册价——这是两个档次。三字母的价格水平对于一个后缀是有代表性的,一个后缀玩起来后,三字母就是硬通货。CC的玩家们,都应该感谢苏四海。至于其他后缀的玩家,攻击四爷可以理解,但还是应该以和为贵。有人说CC党最近开始忽悠站长,这话不对,事实上,正是中国的站长选择了CC,才引起很多米友加入了CC党。

    评论是好事,说明关注了。而攻击是不对的。苏四海如果失败了,就是他为CC做了贡献。对于他自己,至少苏四海这个名字炒起来了;如果成功了,他就是CC大神,坐拥CC带给他的几亿资产。如果再冒出几个苏四海,他的日子会好过些。如果没有,他就要顶住以后每年至少三十几万的续费,能撑几年,看他了。

   现在国内CC大户我只知道两个,一个是戴跃,一个是苏四海。前年跟戴跃大哥有过一段接触,我记得那时他上手的第一个CC是fdc.cc,没想到现如今他对CC如此厚爱。他目前持有几个单数字和超牛的两字母,两字母是bj ,tj这个档次的。戴跃大哥玩CC是比较正宗的大户手法,而四爷的方式,就不一般了。戴跃的投资没有多大风险,四爷的投资风险大的没边。很想知道最后谁是最大的赢家。 

    敬苏四海。——tiger.cc

德纲加油

前阵子郭德纲徒弟打人的事件,闹得沸沸扬扬的。看了那段视频,觉得郭德纲李鹤彪挺亏的,就那么几下,就算打了。没体验过被记者们围追堵截的感觉,不过我知道那些狗仔队真的挺恶心的,那个北京电视台的被打记者估计是狗仔队上去的。

    这么点事,就要封杀郭德纲。电视节目不给录了,书籍不给出了,德云社还要什么整顿。且不论郭德纲徒弟打人是否可以理解,就算有罪,打人的是郭德纲的徒弟,不论是哪股力量,这么修理郭德纲,说不过去吧。新中国都60年了,竟然还有株连十族的事情,我就日了。

    郭德纲的相声,是包含一些不是很健康的东西,但其实不算什么。比电视电影里面那些光屁股或是拿刀子的,强多了。刘华强陈浩南王晶风风光光,怎么就容不下一个郭德纲呢。也怪郭德纲太狂妄,说什么离开北京台他还能活,离开他北京台就完了什么的,不是公然叫板么?

    大一那年,都没带电脑,在宿舍里,每晚用我那台3250公放郭德纲的相声,一度成为我们最大的乐趣。

    在中国有三样东西不能惹:共产党 ,黑社会, 媒体。

    德纲加油。

cn域名小感

    提到CNNIC,我就想起谢亚龙。很神秘……

    cn自开放注册以来,就说是不允许个人注册,事实上个人注册持有的.cn占总数的百分之多少,大家心中有数。

    2007年3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开始1元推广。成本应该都在10元左右一个,你搞一元推广。成本是哪来的,不是CNNIC自己赚的,是国家的钱,是人民的钱。一元注册一个域名,挂个垃圾站,搞点联盟,很快赚好多钱,域名废了,再花一块钱注册。CNNIC以及信产部等部门姑息养奸,没有管理。

    去年,一元推广结束。国家整理黄站,怎么就碍着CN域名这么多??不再是上面所说的推广期间的姑息养奸,一百八十度带延伸转变成了宁枉勿纵——当然这不只是CNNIC管理域名,还要加上帝国信息管理部门出手的力度。那阵子,多少健康草根被你们斩断?拔10根weed,牵连进去10万根grass。

    一元推广期间三个比较大的比较明显的损失:
1.域名成本损失。
2.中国互联网垃圾站增多,网站平均质量下降。
3.垃圾站过多的缘故,cn域名形象受损,发生过QQ屏蔽cn域名的事件,可以说明这个问题。
以至少上述这三条巨大损失为代价换来的cn域名庞大的注册数量,一年时间,就被信息管理部门以及CNNIC等的措施手段干掉了一半。一年掉一半,何止牛B,简直牛A。

    现在cn域名注册的身份要求严格了。可是呢,管来管去又怎么样?易名这些地方跟用户所谓签署一些协议,还是给你注册。不用说什么代理不代理,实质不还是个人注册??把这个问题放大一些就是:披着羊皮的狼就不是狼了吗?

    很久没有关注域名了,这几天多看了几眼。跟.cn真是着不起那个急。手上还有几个三字母原本是打算贮藏几年的,这几天全处理干净了。以后绝不进行cn域名的投资,打算日后做站用的就先留着,纯投资行为的.cn一律处理掉。

    搞完畸形的市场经济,马上搞过硬的社会主义。真是一片神奇的国土。

QQ农场 老爸玩游戏

      忽然发现这几天爸爸总趴在电脑前面,注意看了下,是QQ农场。这游戏真可以,简简单单的,吸引了多少用户。我二叔自己玩三四个号码的农场,都到了三四十级,金币无数。老爸玩的游戏不多,能玩的很投入的更少,都是三分钟热度,对这农场貌似比较热忱。

    看他QQ里面好友不多,玩农场的也没有几个,上午就潜入一个QQ农场牧场的QQ群,一个个的,经过三四次的QQ限制之后,给他加入了100个QQ农场的长期玩家,现在还算有得玩了。过几天看他还喜欢玩的话,就给他开个年费黄钻。

    有多少事情是我们能为父母做的。从小到大,都是爸爸妈妈为儿女做事。为父母做一点事,有的时候,就会感觉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