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九月, 2010

Page 2 of 5

钓鱼岛之船长归来

    日本总算决定放人了,在占尽了便宜之后。昨天早晨看到QQ新闻说我国抓了几名偷录我国军事内容的倭寇(姑且称之为军事间谍),今天早晨就看到博友回复前面关于日本游行的一篇文章说倭寇宣布要放人。看来他们还是比较为自己子民着想的,可为何残杀别国子民就那么狠毒。

   日本放人貌似和美国“斡旋”有关系。狼狈为奸早已成了传统,日本明摆着就是美国一条狗,狗咬了人,主人出来管管还是应该的——虽然是在咬完了之后。

    日本民众那边的情绪貌似始终和我们差不多。他们还认为自己有理。日本政府放人,他们还认为他们的政府不该软弱,认为日本放人是错误的选择。

    一个政府,控制一朝言论。我们这边的说法是日本修改教科书;日本那边的说法是我们虚报南京大屠杀人数;我们有证据,他们有狗屁。

    日本放人,挺好。不知道被韩国抓捕的船长有没有被释放。如果日本放人之后韩国很快也就放人,那就说明了一些问题。希望韩国尽早放人吧。

自觉抵制日货

    刚刚上微博,看到消息,倭寇国内大规模游行,要和我大中华断交。据说国内媒体封锁了消息。去搜索引擎搜了几把,基本就是那几张图片:侮辱“china”的纸板、我国领导人的巨幅画像被踩、宣称我国虚报南京大屠杀、侮辱中共、支持台湾这类的。不知倭寇在牛什么,抓我们的人不放,害死了我们的大熊猫,他们还游行要与我国断交。丫以为谁爱跟它交呢。我们的开国将领们当年放弃倭寇的战争赔款,他们都忘了吧。

    今天起我决意抵制日货,电脑、汽车、一切生活用品今后的购买绝不选择日货,不让倭寇赚我一分钱。虽然自己一个人或一家人的行为影响不到小日本帝国,但这么做至少自己心里痛快些——想做些什么却又没有能力,那种感觉是很憋屈的。为什么我们就做不到强硬地全民抵制日货呢??

    鄙视倭寇。很想印些日本领导人的画像,低成本黑白的,去公共场所的厕所里发。

   有能力又有心搞民间爱过团体的人很多,不过这类团体貌似较少。他们怕的不是外人,是我们自己的有关部门。李连杰的壹基金都被关了,搞这种组织,结果只有一种。

慨叹民族意识

    钓鱼岛事件还没结束,又一名中国船长被韩国抓捕。
    钓鱼岛事件发生时,很多人就预测,钓鱼岛事件会不了了之。实际结果是到了日本应该放人的时候,倭寇又宣布延长十天扣押期——你想不了了之,他都不同意。他们在等待什么呢?钓鱼岛事件中被抓船长名叫詹其雄,在他被扣留期间,他的奶奶去世需要他回家奔丧,倭寇都没有放人。微博上见到过的一张詹其雄被抓时的图片,被一块布把头盖住了——他犯了多大罪?有什么危险性?总觉得这是故意对中国人国际形象的羞辱。三四十年代你们对我们的羞辱还不够吗?詹其雄被押期间,作为我国送与日本友谊信物的“国宝大熊猫”死在了日本。非自然死亡,是日本为了取精子,药物使用致死。偏偏在这个时候。

    韩国这一坨,也抓中国船长。这个跟钓鱼岛不太一样,貌似是在棒子自己的海域抓鱼了,这是不太对。不过这种事情肯定不是一天两天的,但棒子偏偏在这个时候抓人,还坚持不放,让人挺不爽的。

    想起了以前那个69圣战,我记得当时大虹在QQ上给我发的消息以及网址,我才知道这件事。刚刚去搜索“69圣战官网”,发现(至少)有两个网站自称是69圣战官网,并且这两个域名都在公开出售。我不知道当时是否就有两个官网,或是现在的有个是在造假卖域名。不过不论真相如何,在卖域名是确定的了。  卖域名也不能说人家什么,一定程度上,可以理解。毕竟,组织爱国活动也是要花钱的,站长没有收入不说,投入的钱政府也不给补贴。不过如果真心想把这个组织做好,与其卖域名,何不公共集资呢,拯救民族文化的事业,不会没人支持吧。向6月份的69圣战致敬。

    政府受着很多东西的制约,WTO什么的,非常之多。他们能做的斗争,相对于民众来说,其实更是有限的。我们的民间应该团结起来,不给日本韩国美国那些欺负我们的国家一点颜色瞧瞧,他们永远不会把我们的民族放在眼里。毛主席当年依靠的是最广大人民,我们国家最有力的依靠,永远是我国的最广大人民。

    大街上每天传单无数,从没有见过一张宣扬抵制日货韩货的传单;大街上摆摊的人极多,从没有见过一个宣扬抵制日货韩货的摊位;这类宣扬护国反击的网站就注意过这一个69圣战官网,结果在卖域名……    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我们的民族意识现状。这个样子,怎么可能震慑住那些欺负我们的国家?

    现在的一个基本情况就是:经济增长了,我国的国际地位依然低下。中国需要唤醒真正有力的民族意识。中国需要产生真正有力的爱国团体。

生命之脆弱

    一个远房亲戚,具体说就是我的妈妈的爸爸的爸爸的另一个儿子的最小的儿子的大儿子,今年18岁,在9月18日生日的前两天(就是几天前),出事故去世了。孩子不爱上学,初中没读完就离开了学校。家里条件不太好,又有个弟弟,他就去当学徒学手艺开那种起重机类的大型机车。前些日子在东陵那边一个铁矿上工作,某时只剩两个孩子在那里,一个是他,另一个在操作机车。他从下面路过时,刚好东西掉下来,挤到了他胸口,就这么这个孩子就没了。赔偿了35万,不算少,而且施工方没有多说什么。有人说是那个铁矿手续不是很齐全,所以愿意选择私了多赔点钱,谁知道呢。

    大表哥昨天才开了几百公里的车回来,是去帮朋友找偏方了。他的一个朋友的姨妹,27岁,前些日子因为夫妻吵架,选择了使用一种叫做“百草枯”的农药自杀——据说当时只是想吓吓别人,没想到药物的选择上失策了。她家里很有钱,但这“百草枯”药性很毒,人基本没得救了。开始送去的那个什么天津武警什么医院据说是解毒很权威,现在已经在家里了,原因是医院不给治了——医院说他们那里这个药物中毒的算她去过三个,前两个都死了…..现在她家门前长期十几辆车,多少亲朋好友去看望,可是没办法了。百草枯最终变成了百人哭。

    提到自杀,又想起了我的一位亲戚。姑姥爷是位军人,副师长。他的儿子在才结婚后不久,也选择了自杀。很难理解为什么,他各方面的条件都非常优越。

    生命太脆弱了。珍爱生命。如果哪位朋友知道抵抗百草枯毒性的好偏方,还望不吝告知。

性工作者十日谈

    刚刚看了《性工作者十日谈》这部电影。

    下午打开邮箱发现有封垃圾邮件,是一个QVOD联盟的推广,上面写着“性工作者十日谈十日谈下载、性工作者十日谈在线观看”的一个大字链接,感觉不是什么好电影,就想批判性的看一下。看过之后,感慨颇多,尤其感慨的是,资本主义教育下的大学生,怎么会有人认为娼妓是合法并该受到尊重的?只看到了部分娼妓为生存而堕落的一面,却没有注意到多少幸福美满的家庭被娼妓所破坏。《性工作者十日谈》这部电影反映出了性工作者的可悲生活,但我并没有能看出导演要表达的中心主旨在哪里。如果他要表达“娼权”这个无理的概念,这就是部垃圾电影;如果要表达劝人奋进,远离这类损人害己职业的意愿,那就是可赞的。不管怎么说,性服务这类职业绝对是应该坚决取缔的。性工作者十日谈这部影片虽然剧中绝色阴暗面占了九成,不过人物的故事情节里面,还是有些值得思考的积极的东西在里边。

    《性工作者十日谈》以一家夜总会停业前十天的时间为主线,把鸡、鸭、老鸨、心理变态者、同性恋、人妖、二奶、小三、黑社会老大、几种特殊的社会群体以及两个大学生用几个交织在一起的故事全部穿插进了一部影片之中,很有逻辑性。   《性工作者十日谈》这部电影中值得思考的东西很多,我比较有感触的是其中的两个妓女,一个名字叫做Happy,大陆人,去香港做了七年的性工作者,兢兢业业、开开心心的赚了很多钱寄回给家乡的老公,“上岸”后在老公搞起来的学校做副校长;另一个名字叫做Nana,迫于生计和吸毒的姐姐成为了夜总会的妓女,但却不认真做这份工作,最后不知道她真实工作的恋人向她求婚,她却不敢接受,选择了扔掉手机,永不再见。影片的结尾,她明白了什么,决心像Happy学习。认真的做一名性工作者,向新生努力。

    人没有一帆风顺的,身处逆境时,选择怎样的心态是很重要的。要么在逆境中快乐的拼搏,像Happy,给自己一个翻身的机会;要么破罐子破摔,像觉醒前的Nana,继续的堕落下去。   《性工作者十日谈》中Happy的精神是很值得学习的(当然只限于从她的龌龊职业中抽取出来的这种艰苦奋斗的不服输的精神)。

       《性工作者十日谈》中朱茵有句台词:“做二奶还不如做鸡。”这是一个可以讨论的问题。一个无需讨论的公理就是,这二者没有一个好东西,都是社会的毒瘤。多少职业为人民奉献都还有部分人不愿尊重,这类性服务者连法律的保护都尚且不能得到,又凭什么要求得到社会的尊重?比较公正性,道德决不会输给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