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十月, 2010

受伤的女生

    两个研三的小个子女生,都很文静,甚至平时很难听到他们大声说话;对身边的人很好,在实验室常常都会主动帮助自己的学弟学妹;某日两个女生晚上去水房打水,和两个艺术学院的女生发生了矛盾,遭到了艺术学院两个大四女生的拳打脚踢。看不到的伤不算,脸上还都挂了彩。
    当天晚上,其中一个被打的女生给男朋友发信息说她被打了,男生很冷淡,对话的结尾是:女生问是不是想分手了,男生说是的。
    翌日上午,另一个女生在图书馆看到了动手打她们的两个艺术学院女生,心想挨打了总不能连人家叫什么都不知道吧,但自己又不敢去问,就想叫自己的那些男生朋友去问:找了一个,嘻嘻哈哈半天,推掉了;再找一个,人家跟她说大四考研的不容易,原谅她们吧;又找了一个,说还有点事要办,下午再去……结果是,实验室朝夕相对的几个男生,没有一个人去。
    后来两个女生找到了学院院长,学院院长联系了艺术学院的院长。艺术学院的院长找过那两个打人的女生后,打电话回去说:“你把被打的两个女生带过来吧,我让我们院的两个女生给她们道歉。”……
    当事的四个女生,两位院长,来到了一间屋子。打人的女生之一说:“学姐对不起,是我们不对。”两个院长想让她们私下谈谈,便都离开了屋子。随后,艺术学院的两个女生,就有说有笑的也离开了。
    两个研三的女生被打,陌生人所带来的肉体上的痛,或许远不及身边人所带来的心理上的痛。她们始终真心的对待她们实验室的男同胞们,可那几个男生却如此回报。两个女孩子,以后还怎么在实验室继续呆下去。安全感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这两个研三的女生被两个女流氓打后所经历的这些,应该会把她们在这个地方的安全感清空了吧。
    交朋友,学问很深。患难见真情,平时看不出来。吃饭时有他,办事时没他的人,交不得。
    男儿不该好斗,但要有血性。

羊羔体

    车延高先生荣获诺贝尔文学奖一事倍受非议。我认为官员爱写诗绝对是好事情,这说明官员有追求,不庸俗;如果满大街官员都爱飙车,那老百姓哪还受得了。如果说车延高的羊羔体荣获鲁迅文学奖有错,那么错也是错在了鲁迅文学奖的评审机构标准沦丧以及车延高先生不避嫌——当官的拿奖,就算你的作品真好,也会让人认为是自己社会地位官场职位的作用。
    话说羊羔体,我也读了几篇。我的文学修养不算高,不过羊羔体诗作我所看的几篇全部被我读懂了——这可能就说明羊羔体通俗易懂,是连接诗歌文学与通俗语言的桥梁吧,车延高先生更是为诗歌文化的普及以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建设做出了杰出的贡献。鲁迅文学奖不够,还该给个诺贝尔文学奖以谢羊羔体。
    开始怀着拜读的态度去读,所以没注意,可是后来发现,所谓的羊羔体和学生作文比起来,除了作者地位不同外唯一的区别就是羊羔体把学生作文中的标点符号多数都赋予了换行的效果,换句话说就是学生作文像诗歌那样一句换一行,仅此而已。车延高获得鲁迅文学奖一事可能要把鲁迅文学奖搞臭了,不过这类现象真没啥大惊小怪的,这就是中国的社会文化所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学校就司空见怪,你看那大型考试有加分的什么市三好、市优干获得者中,本校教职员工以及有钱有势人家的孩子拿下了几成?不过也不一定就是这些关系的直接作用,也有可能是这些家庭教育出的孩子就是比一般家庭教育出的孩子优秀——当然可能是有的,但至少我不信。我猜李刚副局长那儿子获得的优秀称号也少不了。
    官员写诗绝对是好事情,可如果想去获奖,请至少写出毛主席诗词五分之一的水准,要不然就太有娱乐性了。

李刚

    最近“我爸是李刚”这句话非常火,最开始看到是在腾讯微博的小弹窗,它说快来恶搞什么的,我就点进去看看,然后在google搜索了下李刚,显示网页无法打开,进而转战百度,对“我爸是李刚”事件有了一点了解,同时也知道了李刚是谁爸,不过那狗名字我这笨脑子还是没记住。现在他爸李刚是罩不住了,就看李刚他爸是谁了。你爸李刚就李刚,不能当文强用啊。
    看到“我爸是李刚”最先想到的是和郭德纲唱“刚刚好”的那个李刚。还真是刚刚好,郭德纲门生伤人事件才算告一段落,“李刚”儿子就来个更狠的。不过两件事不可相提并论,支持郭德纲的人不在少数,支持李刚的少。撞的是女生,还是我们66友,可恶,可恨,祝愿幸存的那位女孩早日康复。据传河北大学禁止学生作证什么的,敢问你对得起叫你做母校的学生吗?
    刚刚看了李刚接受采访时痛哭流涕的视频,作为一个小屁民,看到大官为老百姓哭泣,我总能感动,这次没有。哭有什么用?在女孩死亡这件事面前没人相信眼泪,尤其是李刚的。
    很想知道这件事最后会如何结束,撞人那家伙肯定嗝屁了,就想知道李刚会被如何处理。我国但凡一个地区出了什么不好的大事件,那地区的一把二把往往会被免职——大家庭管不好,就要丢官去职,现在李刚犯在了小家庭的管理上,不知我党会不会干掉他——尽管可能没有法律依据。
    建议对李刚及其儿子执行如下附加刑:剥夺生殖权利终身。

成长

    很快就会进入我的24周岁,进入我人生的第二个本命年。不知不觉间,已经不再是个孩子;猛然间发现,已经长大了。然而,这个过程却是那么的不经意,不经意到让我措手不及。19岁那年,心里就知道自己已经不再是个孩子,虽然19岁之前就已经有了许多不该属于孩子的经历,然而这些年对于成长的概念我却始终没有过深切的体会,始终觉得那些属于成年人范畴的东西还离自己很远很远。直到最近,一个高中同桌结了婚、几个密友开始了工作才让我有了关于“成长”如此真切与深刻的体会。

    长大了,意味着很多。大事上意味着要面临婚姻、事业的选择,而我对于二者几乎都还没有任何最基本的准备,差了伙伴们很远,惭愧;细节上意味着更多的东西:习惯了只在乎做事情的即时感受,现在开始要更多的在意做事情所产生的后果以及责任;习惯了只考虑手上的钱怎样去花,现在要开始考虑别人的钱怎样来赚;习惯了全身心投入于想做的事,现在开始更多的精力会放在该做的事上面;习惯了沉浸在不切实际的幻想中,现在开始要学会如何去书写现实这两个字。所面临的压力也要变了,那些属于孩子们的无聊的压力们会逐渐被正经的压力们所取代。。。。

    人不能也不会永远活在小时候,终有一天,要担负起施予和保护的责任。无论你是否准备好了,属于你的扁担,都会按时压在你的肩膀上。这就是成长。

    从此淡定从容。

日本动漫与爱国主义

    上午开始把积攒了好多期的海贼、火影的漫画和视频一口气看完了,用了n个小时。出一期看一期是比较不过瘾的,最开始看海贼是在宿舍里,下载了至最新更新的一整套,和老四一干人等每天连续看,少则十集,多则二十,那段日子,挺好的。再也不会有了。

    我个人来说从小到大就没有离开过日本动漫,无论是一休哥、皮卡丘、龟仙人还是流川枫、鸣人以及路飞,每个卡通人物都好似一定时期的玩伴一样,伴随着自己成长。观看日本动漫这件事,被有些人上升到了爱国主义的高度来探讨,并指责这种行为就是不爱国,就是接受日本的文化侵略。这种观点弄的我也挺郁闷的,如果抵日有个平均水平,那我的抵日情绪一定是在这个水平之上,至少从商品来说没用过日本手机;没买过日本电脑;MP3、耳机等等一切电子产品都没有日本货。我是常看日本动漫,这样我就不爱国了吗?

    儿时看的日本动漫就不提了,那时候小神龙俱乐部放什么我就看什么;说说近几年最喜欢的海贼王吧:里面的确是打斗颇多,但其中前三百多集都有一个传统就是“非回忆不死人”,国内的动漫版三国演义比这个就血腥很多了吧;海贼王主人公路飞性格的特点有开朗、善良、单纯、坚韧、团结等,把理想和同伴看得高于一切;尤其值得一提的就是路飞为了心中的理想所表现出来的不屈不挠的奋斗精神,可以说一部路飞的海贼史,就是一部快乐的艰苦奋斗史。海贼王给我最大的启示有两点:一是为理想要不屈不挠;二是要珍爱伙伴,重视团队协作。这两样东西,绝对是任何人事业成功的优秀指南。看海贼王,强化这些意识的东西,不好吗?而且还是免费的看,这和电视台播放的那些韩剧日剧可不同。所谓的文化侵略,大家不会认为前面我所说的这几个优秀品质是日本人特有的吧?语言等其他方面的确有些是难免的,不过和韩星、韩剧的影响比起来,太小了吧。看韩剧、追韩星学习的是时髦、叛逆等的不实用的乃至是不好的东西;看海贼、火影学习的是艰苦奋斗以及团队协作等的实用的进步的意识;商人们为了经济利益引进韩剧、培养韩字系明星,没人指责其是助纣为虐,怎么人家汉化组搞搞这些动漫的汉化就有人说是不爱国呢?还有人说什么动漫主要是小孩子看,这是从下一代国人的幼儿时代进行的深刻的文化侵略。我觉得没这么严重,在这个国际化的时代早些接触一些国外的文化对孩子绝对有好处,并且,除非中国孩子在日本长大,否则区区几部动画片和南京大屠杀等血的历史对中国人思想观念的影响相比,蚍蜉撼树而已,况且那些动画片九九成都是脱离了现实社会内容的动漫剧情。具体说来,我这代人小时候日本动漫还没有禁播,并且全是电视台必播我们必看的,而我从小到大任一时期的同学们没有几个不对日本抱有发自内心的敌意的。
    我们都知道资本主义不好,和我们社会主义是对立的;但我国的经济建设从资本主义经济里学来的东西少吗?聪明人从敌人身上学来的比从朋友身上学来的要多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做任何选择都要学会“扬弃”这两个字。如果说接触日本动漫真的就是不爱国的表现,那我就不看——毕竟动漫和爱国这两个字相比,犹如鸿毛之见泰山;但问题是我绝不能苟同看海贼王和爱国主义的对立;韩剧韩星日本车,我倒是觉得这些东西真的应该引起民族意识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