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三月, 2012

我的城管

       刚刚开了大会,主题是对昨晚救火参与人员进行表彰及奖金发放,涉及执法局4个大队和园林车队。据领导介绍,本次救火行动中我委局表现相当突出,被肖书记誉为“铁军”,具体表现为,城管四个大队集结迅速,敢打敢拼,尤其是园林车队,司机水准相当之高,“消防车上不去的山道,我们的园林浇水车上去了!”感觉挺自豪的,市容委系统什么都能做,我们有城管队伍,有环卫队伍,还有园林队伍,绝对是一支名副其实的铁军。本次由于着火地点在山林地区,所以容委系统也参与了救火行动,园林水车本想起到送水作用,结果却充当了主力军。

      进入容委办公室工作之前,和广大网民一样受到了网络舆论的影响,对城管的印象不是很好,近距离观察城管队伍8个月之后的现在,看法就完全不同了,这的确是一支不错的队伍,也是一支饱受冤枉的队伍。我们的四个大队,主要负责治理散摊游贩、里空外摆、占路经营、散体物料运输车和超重车辆上路以及违章建筑拆除工作。只因这些问题的治理相对人是公民甚至穷苦百姓而非流氓地痞,就被部分群众冠以了各类称号。可是我们治理的这些内容,即便撇开大的话题,仅仅贴近百姓说就直接关系到生活环境和道路交通。尤其是道路交通,再宽的道路,没有城管治理,也会被挤掉,我亲耳听到过一个交通队员喝斥路边小商小贩说:“快走,再不走全给你们抄了!”我想,谁都有过因商贩占路而堵车的经历。这方面,城管替交通队背了黑锅,可谁又会注意到。

      不知不觉间,已经融入了这支铁军,虽然以我的个性不会一直留下。愿你们更美好,完成服务型新城管的转变,赢得你们应得的荣誉。

归来

      庆祝霞姐毕业,上周末被龙龙叫了回来,轮滑社小聚。毕业以来第一次回科大,熟悉的景物,不同的心境,想起了很多。看到图书馆前二十余人在轮滑,忽觉欣慰,当年,很多时候都是只有我们几个人….在这块土地上,我们播种了轮滑文化。时至今日,TEDA有太多故人,本想顺便看看大家,不过算算,逗留的这二十分钟,远远不够….下次吧。教学区旁的这条路上,走过无数次,和各种人走过各种走过。这次走在上面,最深的触动是老四小钦我们三个从自习室出来的感觉。是真的想你们了。下次回来,可能是某人日本归来的时候吧,很近了。晚上在三街吃饭,喝了四杯多,然后唱通宵,第二天上午逛街,怎么熬过来的…..

小学演讲稿两篇

      夏姐女儿学校又有演讲比赛,歌颂教师或母亲,上次歌颂校花菊花就让我写的朗诵稿,这次自然又是我的活儿。写写小朋友的东西感觉还挺好,某几个瞬间,可以找回那时的纯真。但写完之后,看两遍,就觉得自己怎么能写出这么那个的东西….囧….去年十月份写的菊花颂在“县一小”演讲比赛获得了第三名,挺好,这种求上进的小孩子,值得我们为她去认真准备。

                                     菊花颂

      菊花,你清新典雅,香气扑鼻!
      朵朵金黄,恰似张张笑脸,夹在绿叶之间,带给人们秀美与喜气!
       菊花,你娇美内敛,谦虚独立!
      阳春三月,百花争妍斗艳,你却默默无闻,为迎战秋冬休养生息!
       菊花,你与风霜搏击,坚强不屈!
      秋风袭来,百花黯然失色,你却迎风挺立,为大地献上勃勃生机!
       菊花,我爱你!爱你的秀丽,爱你的独立,爱你的坚毅!
      我要像你一样,不惧严寒,不畏风雨!用自己的努力,营造出一片广阔的天地!

 

                                                  教师颂歌

      老师啊,您是梦想的翅膀,带领我们翱翔;您是坚挺的靠山,为我们挡却风霜。
      您为我们奉献了青春,累弯了脊梁。您是灵魂的工程师,是我们心中闪烁的光芒!
      您如轻柔的细雨,滋润着花儿,灌溉着大地;您似春风般和煦,讲述着知识,解答着难题;
      您是一支乐曲,跳动的音符,舞动优美的旋律!
      深夜不眠,您沉浸在工作的乐趣;不知索取,一心愿我们健康欢喜!
      您教会我们坚毅,引导我们进取,带领我们勇创佳绩!
      您是最伟大的母亲,耗尽毕生精力,抚育万千子女。身在天涯海角,也难忘您那谆谆的话语。
      您用手中的粉笔,勾勒大好山河,彩绘天下桃李!

植树节植树

      植树节植树活动,在小辽河公园附近举行。看着城管和军队两大阵营热火朝天地干活儿,还挺有祖国江山一片大好的感觉….自己都觉得这份感觉来的莫名其妙,跟植树怎么扯上的。踩了一脚泥巴,唉,像绑了沙袋,可怜我这带钉耙的登山鞋,清理起来就该费尽了,送鞋店吧。干活儿干到一般,领导们来了,四大家子今年没来齐,肖书记和景县长开始植树后,摄像的照相的就全围了过来。这类节日活动,也只是一个号召的意义吧。城管弟兄刚和军队大哥的确真干活儿,可问题是,这一苗深一苗浅的插进去了,往往都需要专业人员再来矫正,做二遍工,比起他们自己种来看,费事很多….领导们干的挺起劲,虽然那棵苗肯定会再次被矫正,不过政治、舆论上的作用有了,就够了,还是要认认真真走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