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四月, 2012

浅谈“分类给水”

      一些角度上看,水的重要程度要高于电,因为它更基础、更底层。电可以再生,净水再生却不是那么容易。 日常生活和社会运转中,根据用途的不同,采用不同水质供水,是很有意义的——这就是所谓的“分类给水”。在生活中,水质要求最高的是餐饮用水,洗漱用水的水质标准就可以低一些,马桶用水的水质就可以比较粗糙。而如今社会上,可能还很少有这类生活上的分类给水,基本都是自来水一源群供,不过我认为生活用水分类供给绝对是趋势,当然这和人民群众的用水态度及素养密不可分。市政用水和工业生产中分类给水就比较普遍了,比如园林绿化的灌溉,大多数地区都采用原水。上周从某水务公司一工作人员口中得知,当地由于是新建成区域,现在的园林绿化都是在用自来水进行,成本核算达到了八块多,园林口相关负责人甚至去水务公司催促加速原水引进项目来解除自来水灌溉的经济压力。工业用水的分类给水就比较容易理解了,像工业冲洗、散热之类的水用途,显然用自来水成本过高且毫无必要。

      日常生活如果能实现分类给水,不仅可以很大程度上缓解水资源压力,同时对于人民群众也可以起到节省水费开支的作用,可见生活用水分类供给运营起来是大有裨益。根据水资源日益稀缺及政府愈发重视水资源的现状来看,这项大改是早晚的事,但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大规模运营起来,估计短则十数年,长则数十年吧。

关于“滨海”

      集团给部门披了件外衣,成立新公司,单独成为集团的一个板块。新公司注册名称却遇到了麻烦,问题出在滨海二字上。天津市、滨海新区对新公司的名称核准,要求加冠“滨海”字眼就一定要“落户”滨海。这样一来,想把集团名加在公司名称里就没戏了:因为新公司计划继续在集团本部办公,不会去滨海新区落户。期间咨询了天津市很多地区的公司注册部门,对于名称带上“滨海”同时在其他地区注册的情况,只有一个地区的相关部门表示可以,但注册过程中得知还是不行,公务员业务不过关啊。无奈,只好改名。

      对相关政策规定没有深入研究,不晓得是不是店大欺客呢?“滨海”两个字含金量确实是越来越高,从我的域名就能体验到,BINHAI.CCTEDA.CC接到过的历史报价一直在提高。提到“滨海”这两个字,印象最深的还是我曾经对于大虹(我给他起的英文名Roben)的一句玩笑:“裸奔,一公里定义滨海。”后半句是某个房地产公司的广告,和大虹扯淡时被我无意中想起,放在这里挺搞笑的。在滨海那几年,段子确实不少啊,哥儿几个再一起回去时,会不会还能够保有当时的一些东西呢?那几年,很多事,很开心,很随意。十分遗憾头头K750的遗失 —— 作为一些作品的最后载体,不过老四笑了。

行车止困之秘术

      开车时间长了就容易困,起的太早也容易困。早晨坐二林车过来,下了高速就感觉他倦意朦胧,还打了几个哈欠。烟盒触手可及,却没有抽,不晓得是不是因为媳妇在后面坐了 —— 每个男人身后都有一座大山啊。上了快速路就开始堵,这一堵,他一呆,更困了。我还想问他要不要点一支,还没来得及说,他就开了一包洽洽,边吃瓜子边开车,取子扔皮开窗看表双手倒换好不忙活,同时跟媳妇说下次记得带茶水,还得说是十年驾龄的高手。但针对开车困的问题也确实有效,瓜子磕着,精气神立马有了,谈笑风生啊。如果以后有人问我开车容易困怎么办?我就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在家呆了两天,办了些事,和一些好友聚了下,可惜人不齐,关机了没找到,不过没关系,时间多的是。最近学东西较多,确实很累,昨晚九点就撑不住了,躺下就着,一觉睡到今早5点半,对我这个向来不爱睡眠的人来说实属罕见,以往只有在大醉时才能得此大休。忽然觉得,自己又一次开始改变了。

 

大头齐齐

      早晨第一次穿轮滑去公司,路过齐齐的领地时被齐齐缠住了,齐齐对我的SOUL7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又闻又舔的。大脑袋还总拱我,我当时还担心这孩子会跑过来扑我,一年没碰轮滑鞋,以它的体重扑在我身上还真够呛能站得稳。从来没遇到过齐齐这种个头的阿拉斯加,一直以为阿拉斯加再小也比哈士奇要大。齐齐脑袋绝对够巨型,身体上骨量毛量都不错,就是没有那么大的躯体,莫非齐齐还不是成犬?公司租房的这个社区,有很多狗狗,第一次见到齐齐,就跟他玩到一块了,虽然至今我还不知道它的主人是谁。跟他玩了十几分钟,想去公司了。可小家伙非要跟着我,我就不敢动了,万一他跟我出了小区后自己找不到回来的路可就麻烦了,又过了十来分钟等到一个认识他的姐姐走过来,才拜托她喊住齐齐,让我得以趁机溜掉。很喜欢他,有时间给他买点好吃的去。

      城市养狗,我觉得主要问题是三个,一是安全问题,二是噪声问题,三是环境卫生问题。其实选择合适的犬种,这三个问题都可以解决,关键还是看饲养者。曾经看到一个大妈领着的斑点狗在过马路时突然停在道路中央拉粑粑,那大妈竟然就在那里等它,车来车往的,当时真替她捏了一把汗。斑点方便完之后,大妈竟然没有立刻带它离开马路,而是蹲下,把它的粑粑收起来装进一个塑料袋里,这一幕让我挺感动的,虽然本该如此。狗狗不懂事,但人不能不懂事。如果人人如此,城市养犬又岂会有那么多阻力。不过话说回来,让狗狗在路上拉粑粑,怎么都是错的,这不只是环境卫生的问题。

 

别了,容委

      4月10日下午完成了和马姐的工作交接,离开了容委,离开了办公室。把电脑硬盘整体格式化后,装了一个XP,免得马姐用不惯WIN7。多情自古伤离别,对办公室的大家尤其是编辑部十分不舍得。忽然间发现自己长大了:这次分别,想哭,但却始终流不出眼泪。从开始到结束在容委工作了八个月,成长不少,学会了很多也懂得了很多。这是一个很优秀的团队,带给我很多东西。大家都觉得我的离开很突然,即便是我自己也觉得如此,不得不感谢领导们我申请的重视,替我省下了很多时间。本来这次走是有一个遗憾留下的,不过在周三中午得到了解决,并且解决的很完美,从容委的离开,也就不再有任何遗憾。不过,我和容委,不会因此结束,永远不会结束,因为这里有我的挚友们。虽然比较可惜博客最近才重新建立起来,很多容委的画面没有在这里记录,不过没关系,想起什么,就用回忆的形式来展现吧,也是一种享受。

      天津,我已经来了,就像我对谁说的那样。虽然我已经来了,但有的人,却感觉渐行渐远。或许我很快就会走,或许我将永远生活在这里。谁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