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四月, 2012

Page 2 of 2

春天真的来了

      今天把羽绒服脱掉了,下一个冬季之前应该不会再穿,换上了一件运动衣,刚刚好。不知不觉间,暖和了。走在街上,忽然看到了绿色和树花,大概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这些绿和花的缘故吧,就想起了电影《无极》里面的一段话:“真正的速度是看不见的,就像风起云涌、日落月升,就像你不知道树叶什么时候变黄,不知道孩子什么时候长出第一颗牙,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会爱上一个人。”那时候是五月份,辍学一年的我刚刚回到学校准备参加高考,就是刚回到学校的那几天看了《无极》这部电影,那阵子太无聊了,常常看电影。天气暖和了好,不喜欢冬天,不喜欢冷天气,春天真的来了,“热起来吧”。


放生龟

      中午接待客人,去吃鱼。鱼池里面有一只乌龟,是被善人放生到水库的“放生龟”,又被渔民抓了回来。听到有客人要买它吃,店家没有卖,说养着玩的,不能吃。吃过饭,又从那个供客人抓鱼的小池子经过,看到乌龟正在被装起来,问了下,原来是一个北京人花了100块钱买走准备放生——当然是不是真的放生,就没人知道了,毕竟,如果不是放生的目的,100块钱怎么可能买到这种体积的呢,白给一样。但愿是去放生吧。下午看电视播台看到百里挑一,男嘉宾送给女嘉宾自己制作的烧烤食品,叶梓萱说:“从来不吃这种还不太熟的肉,觉得那样很残忍。”就觉得这句话听起来挺别扭的,但是别扭在哪呢?这些个人啊….中午喝了很多啤酒,晚上又和一个哥哥喝了点,挺滋润肠胃,好久没有喝啤酒了。

小便池墙壁上的字条

      很久没去健身房了,鉴于最近横肉上身,下午去健身房玩会儿。上楼前先去如厕,贴在两个小便池前的两张字条三月初来时见到过几次,今天仍然在那里,并且印象中三月初来的几次都和这次一样,小便池很干净,从没见到过烟头在里面,外表都是“光亮如新”的。想必是这两张字条发生了作用,因为如果一直如此,就不会有这两张字条的出现。素质这东西,很多时候,只是有没有引起注意的事儿。两张字条写的挺好,以情感人,如果贴上的是“XX就罚款”之类的东西,绝不会收到同样的效果。只是有些怀疑,这两张内容和笔迹都不错的字条是谁的作品呢?

清明 盘山

      清明时节雨纷纷,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雨,早晨上车时确实感觉到有些许雨滴,但也只在十几秒之内。早晨一大家子九口人去盘山陵园给爷爷扫墓,可惜老叔在国外,没能一起去。还遇到了王姐一家,挺巧的,昨天在办公室还说了可能会相遇,没想到真的碰上了。

      扫墓事罢,大家一起去盘山玩了一会儿。很熟悉的地方,虽然每年都有一些地方人为非人为地在发生着改变,可是每次来,依旧是那么熟悉,大概是因为小时候来太多了吧。每次学校组织活动,就是盘山、长城、八仙山等等,盘山尤其之多。在山上突然很想抽烟,可是忍住了,自己就写过两篇宣传防火的稿子,怎么能明知故犯呢。没有爬得太高,因为要照顾奶奶,到达天成寺,坐一会儿就下来了。这个季节,树木还没有什么叶子,都是树杈,不过有些小的景色,还是可圈可点的,尽管没有向上走太多,只看了很少一部分。





愚人节小记国家文物局来蓟植树

      上午九点匆匆忙忙就出来了,在小辽河等国家文物局一干领导及一系列小兵前来植树。一个多小时的等待,国家文物局的两辆大型客车在县委县政府数位领导陪同下姗姗而来。下车后,诸位领导寒暄几句,直奔植树土地而去,倒是做事有重点。想起了前些天在网上看到的一张植树图片,内容为数人穿戴着鞋套,手持新的发亮的铁锹,面带笑容,姿势一致的摆造型。想想我们的领导和这些文物局领导,还真是不错。虽说只是植一两棵树,但是尽心尽力,还亲手扶起树苗,亲自踩紧泥土,亲手端盆浇水,是比较认真的。这次来拍照,很有感触,但和内容没什么关系,只是因为对自身而言的一些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