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六月, 2012

天津蓟县火灾 燃烧在安全生产月最后一天的莱德商厦

       今天是6月30日,安全生产月最后一天.下午三点左右,蓟县莱德商厦发生火灾,巨大火灾,用叶子电话里的话说就是:“都烧没了!”我特意赶过去看了下,警察把四周的路都封了,无法靠近。可惜帮不上忙,反而怀着一颗救火的心成了一名看热闹的群众,当然还有拍照。

       书记县长非哭了不可。尤其是县长,刚到蓟县,就赶上两场大火,新官上任三把火也不是这么烧的啊。想必主管安全生产的副县长会被摘了乌纱帽吧。莱德商厦绝对是蓟县客流量最大的商厦之一,又逢周六下午三点,正是逛街的好时候。据说,火灾起因是空调,从一楼烧起来的。若真是从一楼烧起,可就要了命了,烟向上走,楼梯口被烟堵住,怎么有人敢往下去呢,只能等待救援。据说,起火时经理担心商场丢失商品锁住了大门,很多顾客向二楼跑去;据说,有人从五楼跳了下去,当场摔死;据说,死了百八十人;据说,这场火会引起全国的注意……后来打电话给县委一个处长问平安,才知道,事情又被夸大了,没有人跳楼,不幸死亡的当时仅有三四人。

       最近做代笔,帮人写稿子。前些天,给一位客户写了一篇“安全生产”的征文,写完自己都觉得,安全生产比我们平时了解的要重要很多。安全,我们都该重视,安全生产排在第二位,第一位的,当是安全生活。

手机 魅族MX

       入手一台魅族MX,开包后不负所望,外观、性能让我比较满意。最先接触魅族手机是因为楠哥和小强买了M9,尤其是楠哥,对魅族评价一直很高,想必也正因为如此,才会有手机三国“暧昧族”的名字。楠哥和小强的M9一直表现较好,后小方买了MX,也就为我今天购买魅族手机打下了基础。口碑这东西,比什么广告都好。

       传说中魅族MX的拍照功能相当犀利,总算可以亲自测验一下了,对于我这种长期坐电脑不爱玩游戏喜欢拍照片的人来说,手机的拍照功能比手机系统可能还要重要。只是诺基亚808pureview如果是安卓就更好了,即便是windows也OK的,还是塞班真觉得挺恶心的。

       05年开始,用过手机不下20部。最难忘的始终都是nokia3250,带给了我以及338太多有趣的回忆。当然最有意义的一部还是联想D808,救过我的手机,无机可比。

天塔

       从小就很喜欢天塔,第一次看到天塔忘记是什么时候了,但给我的印象很深刻。天塔建成于1991年,高度415.2米,屹立于水中,小时候给我的感觉是一柱擎天的雄伟挺拔,现在给我的感觉却是一种无法引起我畏惧的威胁、压迫。最近很喜欢在晚上去天塔附近溜达,只是闲溜达,很多次想轮滑过去玩会儿,却都没有实际行动过。

       在天塔附近,有时去边上的小园看人玩轮滑,有时坐在天塔前便伴随着思索顺着天塔向上看去。在天塔脚下,抬头仰望,那种威胁、压迫感十分真切,最近第一次去天塔,才开始出现这种感觉,仿佛它马上会倒掉,压在我身上,但却感觉压不倒我。这种感觉,很吸引我,很喜欢这样子,向上漫无目的地望去。很多人喜欢站在超高建筑物上向下俯视,我也喜欢,但同样喜欢站在高大建筑物下向上仰视,也是一直如此。

       曾经有次,在车上远望着天塔,莫名其妙地产生了一个想法:一个巨人,左手托住水滴,右手举起天塔,左手盾,右手剑,那是怎样的一种威武,远非奥特曼可比。

我的孩子们,愿你们长大成站

       刚刚完成了luffy.cn的交易,卖价不高,刚好可以买台低配tablet。交易过程很快,之所以低价出了,是因为客户要用来建站而非域名投资。一直都比较喜欢这类买家,很开心看到我的域名被人买走去建站,相比那些以投资为目的来买域名的同行,我也都会开出相对较低的价格,虽然这和正经域名投资手法相反,但凡事如果只以赚钱为目的而忽略了一些内在的东西,那精神世界的价值又该如何体现呢?玩域名,玩是第一位的,毕竟还没到靠这个吃饭的阶段。我的孩子们,愿你们长大成站。

       上次忽悠老四来写博客,还用到这个域名去引诱:“四哥,开个博客吧,送你luffy.cn。”可惜被他拒了。一晃又是多久了啊。上个月的聚会老四缺席,小小遗憾一个,但愿下次是满员。

迟来的交规考试,06年的记忆

       周三驾校教练通知考交规,周四晚在网上做了三套模拟题,同时熟悉、总结了交规考试的一些标准、特点,周五早晨做了一套模拟题,九点考,通过。四次模拟成绩为67、84、100、95,考试成绩99,不明白为什么这种考试还能有人看了两个月只考80分。老爸让我跟教练说交钱通过,虽然我平时常乱花钱,可心里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这种浪费方式,也就自己去考了。考完心情不错,这类提前给题的考试向来被我鄙视,大学初期也常因此怀着蔑视的心情旷考,而如今,却因为通过更简单的这类考试而有畅快的情绪,估计不是因为通过考试,而是由于无须去面对补考,显然——我已经开始适应这个CD的社会了。没有办法,这些年的经历告诉我,当你不认同却又无法挣脱你的环境时,屈服优于叫板。回来的路上,看到外环外面郁郁葱葱的绿地上悠闲的绵羊在啃食青草,两片清水蜿蜒流淌,头顶是一片天高云淡,微风吹过,称得起是风和日丽,天津市少有的风和日丽。可惜没带相机,N8也早就不在了,620的拍照能力还是不拿出来煞风景的好。

       最近在南开区的日子有些不开心,很多事情。尤其此时置身于蓟县没有堵塞的交通、没有烟尘的空气之中,更加觉得市区的低级——却不同于塘沽。活着是为了什么?现在应该追逐什么?这些答案每年都在变。这几天夜里总是做梦,梦到一些人,“那些年”的一些人,甚至有时想去做梦。现在面临的行业岔路,始终难以抉择,眼见白驹过隙,心里着实着急。管他呢,至少在通过“考试”的喜悦中沉浸几分钟吧。去年八月份报名,现在开始了第一个考试。驾校,最近很后悔高考后没有报名,或许这些年由于驾校外的原因就已经后悔过很多次了吧。过去的,就是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