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十月, 2012

钓鱼 续

       今天又和楠哥去钓鱼,一整天。早晨买了煎饼、水、石榴、几包薯片,便奔向了钓鱼地。楠哥选得场所,上午来到了州河,在州河公园旁边,我竟然一直都不知道这条水流叫做州河。在这里,很少钓鱼的人,对面岸上有两个戴着草帽的老大爷,再无他人。没多久,我就钓上了一条鱼,作为开张制作,我还是比较重视的,尽管它小的可怜。为了感谢它对我生意的照顾,拍照留念后,我把它放生了。在州河坐了半天,想起了津蓟高速上常看到的一句广告词:”工作·于·浮世,隐居·渔·山林”。大自然就是大自然,人造的环境,岂能想必,更何况置业于城市之中的生活社区。

       中午十二点左右,转战到了水库南岸,这里钓鱼的人比较多。这个下午最让我注意的就是右边的有个小男孩,十几岁,和他爸爸来钓鱼。大约在一个小时之内,每隔三四分钟,就会钓上来一条,比他爸爸的频率快出了好几倍,这小孩子一个鱼竿,就是钓着玩,他爸爸两个大鱼竿,看起来就专业很多,总不至于技术不如他儿子吧,而钓鱼的位置有事紧紧挨着的。我就在想,小鱼不停的上钩,是不是因为这是个小孩子的缘故。

      小的时候,家里就有过几条一米多长的大鱼,都是水库鱼。现在的水库,已经很难抓大这么大的鱼了。二几年内生态环境所遭到的破坏,可能比这十几年前的几百年还要多。再过几年,估计大点的野生鱼类,都可以进动物园博物馆了。

钓鱼

       中午接到楠哥电话,去钓鱼。楠哥买了两个鱼竿、饵料、鱼库以及捞子等,我借了三个鱼竿,便奔向了一个事先计划好的鱼池。已经很久没有钓鱼,今天还是收获了一些新鲜感。一直以来,提起钓鱼,印象最深的还是小时候把鱼钩钩进手指里的事情。

       坐在鱼池前,看着鱼漂,磕着瓜子,听着旁边小广场大婶们大声演唱的红色走调歌曲,竟也有一丝轻松自在的感觉。楠哥划定一个区域,洒了一些饵料,自己盯着四个鱼竿,我拿着一个打游击战,到处寻找冒泡泡的水面。和我们同一时间来的一个大叔,在两个小时后终于钓上了一个一手可以握住的没看清是什么品种的小破鱼,作为开张之作,他却并未表现出欣喜,最多只能算欣慰。又过了一会儿,远处的两个人同时上了两条不算小的鲤鱼。到了下午五点多,人们开始撤退了。路过的一个大叔钓到七条,跑了四条,也就是剩下三条,个子都比较大;刚刚钓到小破鱼的那位,依旧只有那一条,当然如果那小鱼没有从鱼库的网眼跑出去的话。鏖战了半天,我和楠哥无所获,郁闷阿。

       简单想了下,没有开张,有技术的原因,有鱼钩的原因,有饵料的原因,更有鱼池的原因。只是可怜楠哥特意新买的鱼库和捞子,都没湿就拿回去了。饵料变成了饲料,就当回馈大自然了吧。虽然没有钓到鱼,心情还是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