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七月, 2013

Lumia920

入手了一台lumia920,美版,个人比较喜欢左上角at&t的logo,可能是因为原at&t大厦的缘故,那座后现代主义的里程碑。Lumia920号称诺基亚旗舰机型,但在我身边却很少看到。前些天公司来了一位胡总,拿了这个手机,一眼就被我相中。买他的理由主要是:拍照能力、大屏幕、win8系统以及出色的工业设计,对于无线充电倒是没怎么当回事。机子拿到手里,感觉还不错,很重,但是看起来有些塑料感——毕竟不是金属的机壳,扣在桌子上,背面美极了,有点减少主义的影子,但却不是那么纯粹。贴膜让我小郁闷了一下,作为一名贴膜达人,手机电脑什么的很少有失手,可是这个屏幕我生生贴了4次都没有成功,它就总是翘边。仔细观察才发现症结之所在,Lumia920的屏幕带有弧度。那还贴个屁啊,难怪连我自己切割的小很多尺寸的膜都不能完美帖合。去淘宝买了两个所谓的Lumia920专用弧度膜,等他们到了我再试试。

Lumia920的拍照功能很强,我用过很多手机,拍照比较强的有N8、iphone4,觉得和Lumia920都不在一个水平上,成像确实不错。Windows phone的系统在920上十分流畅,可是软件数量确实不是很给力,抑或说很是不给力。我常用的115网盘、微博什么的,要么是没有,要么就是功能有缺失,罢了。这块大屏幕还是比较过瘾的,这两天在等新膜来,手机基本就在裸奔,很犀利,很畅快,操作感很棒,有不再贴膜的冲动。但还是比较喜欢硅胶套,不喜欢手机硬梆梆的感觉,从来都是。买手机套还出现了一个小插曲,淘宝买的,卖家发错了,态度还不是很好,我就说懒得换了,他说谢谢理解,我没回复什么上去就是差评,然后他们就联系我,不仅承担来回邮费换货,还赠送了数据线和防尘塞,其实这并不是我的目的,我是真想省点事儿了,但又不想白吃亏….

曾经比较喜欢小巧的手机,因为好拿,比如目前沦为我的备用机的HTC328W,纤薄的机身,精致的外形,一度让我着迷。渐渐地又发现大屏手机的魅力,就不再喜欢小屏,就像现在对iphone系列,一点感觉都没有。贴个膜,带个套子,Lumia920应该可以用一大段时间吧,商务必备,比较满意。

Lumia920

北宁湾

前阵子比较闲,就开始看房子,为买房作打算。最初的选择是泰达喜蜜湾,当时对喜蜜湾最大的不满就是那里的销售人员某个实习生牛逼哄哄的态度,房子卖得好就可以那么拽吗?天保又不是你家的产业。某次偶然路过三号线铁东路站,顺便去看下了北宁湾的房子,原计划也就被否定了,最终选择了北宁湾的四期偶寓,也就是未来的宁宇家园。这个选择也是多方面的考虑,不过单说北宁湾的房子,还是不错的,下面简单说说。

我选择北宁湾loft的考虑主要是:三号线、中环、快速路、新开河、北宁公园以及距离津蓟高速、津京唐高速的短距离,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价格。房子,地段是关键,北宁湾的交通优势没话说,loft出门两分钟以内就进地铁。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天津市区没有山景,新开河加北宁公园的搭配,也算不错,快节奏的都市生活中,有一块自然属地,挺好。不过,新开河在这一段,目前还是比较缺乏治理的。家在蓟县,以后少回不了,北宁湾出门后两条去往津蓟高速的路,都比较顺畅,而且不长,这也是对我的一个吸引,当然,距离津京唐高速也就很久,去塘沽也很方便了。北宁湾的价格是很实惠的,不然任你户型、地段再好,也难以长时间身居销售榜首。价格好意味着什么?升值潜力大。之前也看了中山八号,雍华府,上品柮的loft,个人而言,同价格我也会选北宁湾,但这几个的开盘价格却高出了很多。北宁湾的升值,指日可待。目前正在修建的商业综合体,将是河北区第一座大型综合商业建筑,这也是不小的加分元素。

最后说说LOFT的缺点。一是40年的产权,首先,这是标准的大产权,跟小产权根本不是一回事儿,然后,根据物权法,房子永远是业主的,所谓的40年产权说的是土地使用年限,到时再交点这个钱就好了,不会太多,如果想到国五条住宅还要加20%的个税,这个也就不成问题了,不是有专家说那个税是对土地出让金还是什么的重复征收吗?二是不能落户。户口又有什么用呢?无非是孩子上学。可是LOFT不限购不限贷,青年人的话,有孩子后换房很方便,或是选择其他途径解决户口问题,都不难,但loft在居住上的实惠,确实杠杠的。第三,户型缺陷。采光不好,无法南北通透。这确实是个大问题,北宁湾的loft是精装修,有两类。一类是上下两层完全隔开,另一类是在阳台处留出一个不大的共享空间同时采用上下层一整块大落地窗,我选择了后者,这样客厅的采光就加强了很多,空气的流通性也得到了提升。

总的来说,对北宁湾的公寓还是比较满意,不然也不会买。目前就一个期待,新开河啊,谁来整整。

综合执法与地痞流氓

昨天在天津市河北区路边摊吃烧烤,看到一个摊贩前为了一些人,出于凑热闹的心态,过去看了看。四个男青年,纹身的,扎辫子的,一看就是地痞流氓。打听了下,是来收费的,他们收的费,只能被归结到保护费上吧。一个摊贩宁死不屈,被赶走了,其他的纷纷交了钱。少顷,来了一个骑电动车的综合执法队员,我心说,是时候展现一线综合执法的风范了,结果我被雷到了,一个小痞子走过来,对综合执法队员说:“哥哥,没事儿吧?”队员客气地回复到:“没事儿,你这怎么样,没什么事儿吧?”……周围人告诉我,这块地方,是综合执法卖给黑社会管理的。因为自己曾经的工作经历,对于综合执法一直都有一种亲近的感觉,可这件事完全改变了我的综合执法观。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综合执法队员和地痞流氓称兄道弟,协作式工作,成为了同志。综合执法治理摊贩,您就是把人打了,还能用迫不得已来开托,可这种低等的黑金政治,你们怎么解释?等这些地痞流氓被人民警察办了,再就业时,八成也是去综合执法当协勤吧。家乡的综合执法不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