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十二月, 2013

聊城

来聊城办事,又住进了上次的宾馆,一家格林豪泰。聊城这个地方不大,可是宾馆业超级发达,东昌府区某条街上,沿街宾馆的数量占到了街边店面的三分之一以上,如家、锦江之星、格林豪泰这些比较常见的快捷酒店,两公里之内就各有两三家,小宾馆更是不计其数,也不知是为什么,我印象中聊城并不是什么旅游胜地,到底是什么养活了这么多宾馆?

聊城市葫芦名城,孔繁森的家乡。上次过来办完事回去的路上,刚好路过一个村庄,村口挂着横幅:中国葫芦第一村。进去看了下,房屋虽然大多比较破旧,但是路修的不错,路边摆着很多高约一米半的木板制平面葫芦,上面写上联系方式,总之就是各种葫芦广告。进了几家看,很多百姓都种葫芦,聊天中得知,他们也种粮食,但主要是为了自己吃,大多数土地都是种葫芦,每年都有很多外地人来这里采购,葫芦养活了半村人。

这里的葫芦,大小都有,小个子手捻葫芦价格相对天津很低,但是大个的葫芦价格却不低。手捻葫芦中,多以美国葫芦为主,看了七八家,只有一家有本地手捻,他们不种本地手捻的原因,是不易成活。美国葫芦,不挑选的话,通货价格一元至五元的都有,可我看这些通货的品相,比天津那些摆摊卖十五二十的还要好,于是产生了买一批回去摆摊的想法——还真没尝试过摆摊卖货,想必很有趣。

山东地界,目前为止我到过东营、济南,聊城人民给我的感觉,是最朴实的。

平安夜

平安夜,去滨江道小聚。从地铁三号线一头的终点进入,开始还没多少人,才过了几站,人就塞满了。到了营口道下车,地铁里人数之多让我头疼。出地铁站的过程中,人人挤着走,步速在5cm/s左右,刚出去是还行,到了滨江道,那真叫一个人头攒动,无边无沿。中国本土的节日,都呆在家里,合家欢聚;到了这些国外的节日,年轻些的人就全都奔了出来。打算坐那个观光小车过去,可是看来看去,一辆都没有,往常都是好几辆排在这里。忽然来了一辆,但是是一个综合执法工作人员开着,我挺纳闷,就上去了。刚坐上,开车的回头说:”这是我们工作用的,不载客。”无奈,下车走了过去。想想也是,人都走不起来,哪有车行之路。一路走去,行人居多,第二大类人群是摆摊的,多为大学生;第三大类人群是据点式要饭的,偶尔还有几个翻垃圾桶的行乞,很热闹。饭毕,懒得回去了,想找个宾馆休息,本以为今天应该很少宾馆有房,结果很意外,百度地图找的附近两家快捷都有房,但是,房价涨了一倍,也正是因为这种举措,才没有造成满房。中国就是这样,人多,人很多,资源有限,相对很有限。人多了,劳动力充沛,劳动力就越发不值钱,资源有限,人均少了,市场也就把资源的价格提高。资源归结到一起,无非就是资本。所以这个社会,有钱人赚钱就很容易,普通百姓赚钱,就勉强仅能应付生活。为之奈何?

飞灰处置委托运营

两个月前在和一个正在接触中的业主专工谈飞灰重金属螯合剂时,我提到了我公司委托运营的模式,刚一提起,业主专工就提出坚决不会采纳,理由是武汉那些垃圾焚烧发电场的前车之鉴,他认为只有自己做,才能放心,如果交给别人运营,运营方直接找地方倒掉也没人知道,但一旦查出来出了问题,兜着的还是电厂.他的担心是有道理的,不过这个委托运营的概念,他理解错了方向.他心中的委托运营,就是将飞灰整体委托给一家公司处理,其实有点类似于天津壹鸣环境所做的飞灰资源化处理;而天津壹鸣环境所推出的委托运营,仅仅是壹鸣派一个乃至几个人员常驻现场帮住业主更好地进行飞灰的稳定化,而成本比单独添加液体药剂只高出了一点.这个委托运营的模式,至少有以下几点好处:

第一:壹鸣培训出来的操作人员,更加专业,同时对于壹鸣自己的飞灰稳定剂更加了解;

第二::壹鸣的操作人员会携带飞灰毒性快速检测设备及药剂,可以时时检测飞灰处理情况,并及时进行加药量的控制,一来确保飞灰的达标处置,二来避免重金属螯合剂的浪费:

第三:规避了环保风险:不仅壹鸣的员工常驻现场本身就提高了飞灰处置的达标率,而且天津壹鸣作为委托运营承包人,会替业主承担相应的环保责任;

第四:壹鸣员工常驻现场,有利于加强壹鸣对于业主现场的掌握,便于及时的掌握飞灰毒性波动情况以及优化螯合剂配方,始终做到较强的针对性。

半个月前将该垃圾电厂飞灰的检测报告给业主带了过去,并进行了一些交流及建议,目前该业主已采购了壹鸣的螯合剂,打算过几天带技术人员去现场呆几天,做下服务,还是要继续推我们的委托运营,因为这样对于我们而言,也更加放心。

发票

狗日的万网财务。年底了,公司的业务需要开发票入账。在易名中国的域名,按照说明,一封邮件过去,当天就把发票寄出来,还进行了一些相关解释。可是这狗日的万网财务,磨磨唧唧,申请了发票之后,莫名其妙的给我退回了,往复三次,并且没有任何人通知我任何理由,就连把发票申请退回的事也没有任何形式的通知。中国万网已经进步了,以前要在哪里开发票,都必须只给我账户注册人姓名的,真是扯淡。消费者在中国境内合法消费,中国万网赚的是中国境内的人民币,凭什么不给开发票?更可恶的是,近几天还接到万网短信、邮件通知,说是现在的发票,12月24日之前不开具的,就不给开了。一方面告诉你这几天不开就不发给开了,另一方面各种阻挠你开,这不该是马云的风格。大企业又怎样,还不是瞎扯淡的东西。一年内我把在万网的几十个域名全部转入易名中国。

日货

多年来始终保持着抵制日货的习惯。如果要问这种习惯的由来,我也说不清,毕竟,对我们们中国人来说,反感日本是一种本能。现在的工作内容中,有一项让我十分头疼,因为这家公司是一种日本高端产品的代理商,当然,它在国内所面临的对手,基本都是美国产品,因为行业内国产大都不被认可。在和业主接触的过程中,偶尔会遇到抵制日货的人,直言不考虑日本产品。不知该说什么,也不能说他们做的不对。前几天去了趟山东聊城,谈一项业务,业主主动找的我们。到那里后,交谈中得知曾经有家日企来过,他一说我就知道是谁,我们自主研发的这个产品的主要竞争对手之一。我问业主日本厂家来了之后怎么样,他说:”我都没让他们进门,日本的东西来中国卖什么。”很实在的一位大叔,听到这里,感觉心里暖暖的,不是因为他拒绝了我们的对手。

现在的电视剧,百分之八十都是抗日题材。中日矛盾在民间早已深深扎根,不敢说迟早还有一战,但至少中日团结永远不可能发自两国人民内心。尤其是小鬼子在当今时代总是对我们寻衅滋事,着实可恶。抵制日货,没有错。而我作为企业员工,必须尽心尽力为团队工作。有些矛盾就是这样,还能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