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两只狗 2014

多多离开我已经两年半了,我身边又来了一个小家伙,一只泰迪,名叫球球。性格和多多截然不同,然而,我觉得球球也并非是一般泰迪的性格。多多和球球,哈士奇和泰迪,我都很喜欢。但作为宠物饲养,成本却完全不同,甚至到了多多成年,我已经没有能力继续留他在我身边。

多多离不开人,只要独处,便会吠叫乃至狼嚎,在家里还会进行各种破坏;多多无法忍受圈禁,他一定要自由,面临圈禁他同样是吠叫乃至狼嚎;多多沿袭了哈士奇一族“撒手没”的特质,只要牵引绳离开我的手,根本就叫不回来;散步时,多多从来都是拉着我走,虽然有过一阵子被我驯服好了,但在我回学校考试的一周之后,又忘记了该怎样散步,并在最终,我家人带他出去散步,被他拉到了一跤,这也成为我送走他的直接原因。球球就不同了,他不叫,极少叫,除非是外面鞭炮大作致使她受到惊吓,不然从来不会叫,低吠都不会;球球可以独处,她不会叫,也不会搞破坏,自己瞎玩,玩累了就找角落休息;球球可以被圈禁,她不会乱叫,只会在笼子里和她的玩具小熊游戏或是睡觉;球球4个月了,还没有出过门,但根据她在家里的表现,估计在外面一定会紧紧跟着我,牵引绳撤掉都可以。

多多没能留下,是我的错,训狗水平不够,没能让他养成各种好的习惯,虽然开始我就知道饲养一只哈士奇的难度,可还是没能正确认知自己的能力。多多在我这里的9个月,仅仅是狗粮就花了约4000元,可事实证明,溺爱而已,最终害了我们的缘分。不得不感叹,多多如果能有球球一半的乖,他现在也就会在我的脚边趴着了。球球这么乖,有什么理由带不好她呢?

1 Response to “我的两只狗 2014”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