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八月, 2014

备箱魅影

昨晚夜班,早晨食堂吃过饭,便把手机放在后备箱一个特定位置,防晒防高温,文件包也放在了里面。今天下午从监区出来,先去拿手机,打开备箱的一瞬间,我被惊呆了:两台手机大幅度位移,文件包凌乱不堪,上面还沾满了不明污渍,背箱内不同位置还散布着一些类似于小狗粪便但偏长的动物粪便,靠近外面的部位还有蚂蚱的尸体,一股掺杂着青草味的骚臭味徐徐散出。

很奇怪。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我的第一反应是,有老鼠或是蛇钻了进来,但又一想,老鼠和蛇是有能力钻,但是它们的粪便都是微小的,而背箱中的粪便,比我的狗拉的粪便还要大,显然是偏大的哺乳动物。后备箱和外界有联通,不是没有可能,但一定不会是很大的通道,那能钻进来的还有什么呢?不难判断,野猫或是黄鼠狼。回家后在网上简单搜索了一下类似情况,基本可以断定,是黄鼠狼。

想来是某家伙躲进后备厢躲雨了。虽然很惹人讨厌,但是还算没有给我造成大的损失,两台手机也没有毁掉。反正也没抓到,但愿它已经离开了。

东疆港沙滩

霞姐在安徽的婚礼没赶上,周六去塘沽补个喜酒,顺便去东疆港沙滩玩玩,抓螃蟹。出发前看了潮汐图,八点至十四点是退潮时间,也就是说黄金时段在十一点左右开始,可那时要去找霞姐了,所以早点过去。前一天晚上买了很土的铲子和巨大的塑料桶,早晨六点出发,快速路、天津大道很到到了塘沽,又很快到了东疆港。从来没有来过,只是听人说比较有意思。八点钟到了东疆港,发现实际可以玩的有两个区域,一个是收费的人工沙滩,门票大约是50元每人,另一个是免费的自然沙滩,我很确定这个才是目的地。早晨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还没有退潮,有些人捡了一些螃蟹贝壳之类的,大部分是下水在玩。我转了一会儿,挖出几个贝壳,抓到几只水母。继续呆了会儿,大约到了十点二十,海水已经退过了一个横断水面的半圆筒形有孔建筑——这时就可以光脚带装备下去捡海货儿了,不过我离开去见霞姐和姐夫。

毕业后和霞姐见面甚少,所以和姐夫也是第一次见面。聊了一会儿,就餐。因为原计划下午有正事做,所以打个招呼就匆匆离开。刚离开不久,被通知不用急着回天津了,我便又驱车回到东疆港,抵达时已经是下午一点钟,海水大约推到了最大值。提着装备光着脚,走到了沙滩上。很多人,有些颇有斩获,有些两手空空。

开始我只是按照别人教我的,找到孔就挖,可是挖了几个之后,基本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站起来休息下,静下心的瞬间,看到很多小孔门口,斜站着露出半个身子的小螃蟹,稍有动静,就缩回洞里。茅塞顿开,捕蟹之道,不该散弹打鸟,当有的放矢。要先观察,静下心。调整下状态,用自己指定的这个新的简单方案开始,果然有进步,在一双沉稳冷静的目光下,数十只螃蟹暴露无遗。抓到了几只,跑了很多,原因是螃蟹很快,越大的就越快,铲子到处早已深入洞穴。于是我又调整了方案,在于落铲的时机和位置——重点在位置,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发现螃蟹后,设想在铲子触土这段时间它大约移动多少,再去截断它的道路。试了几把,成功率大增,算是找到了窍门。玩到尽兴之时,海水漫过脚面,向岸边移动了几次,海水都悄然追来——涨潮了。

水母比较有意思,白色透明状,一看就是饭店盘子里的海蜇,这个东西很有意思,拿回家后,发现水母死掉了,还是伞状,但缩了不少,翌日早晨再看时,那个晚了的水母已经消失了,只是隐约还能看到几丝膜状物,气味上不同于一般的腥味,看来它已经化成了水。

今天玩得很开心,称得上不虚此行。虽然收获的海货儿不多,但是一来搞清了这个沙滩的位置和需要进行的准备,二来初步掌握了抓螃蟹的技巧和时间段。相信下次过来,定会满载而归。

塘沽东疆港

塘沽东疆港

诺基亚的碎掉

军训期间某日手机坠地,屏幕向下,一摔即碎。拿起来看到满屏的疮痍,有点小意外,印象中的诺基亚不是这样的。从机身设计分析手机不堪一摔的原因,大致如下:

  1. 诺基亚无线充电模块大幅加重机身,落地时的冲击力倍增;
  2. 屏幕外凸,一旦屏幕向下落地,作为机身最脆弱的部分却将全面承受最大冲击;
  3. 屏幕外层玻璃材质不佳。

Lumia920这款手机使用了一年,一直保护的很好,从没有摔过。微软的系统虽然用起来不像安卓那么强大,但也勉强能接受,对这部手机总的印象还不错。只是这摔一下就碎,实在有点说不过去。重量、大屏都不是借口,苹果、索尼的电脑、平板更重、更大屏,非人为用力落地,一般不会坏掉。

失败就是失败,一切理由借口都是徒劳,很喜欢诺基亚,尤其是它的拍照和音乐,但经此之后,很难再信任他。问了下售后,虽然只是外面的玻璃碎了,但需要连屏幕一起更换。算了,买台小苹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