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十二月, 2014

女孩的小狗

一个女孩打算买一只泰迪犬,在网上看了很多,最后选中一只。卖家在北辰区一处平房,据女孩说,买狗时,卖家还推销了三包狗粮。听到这里,我就觉得她这次买狗多半是遇到了贩子,也就很大可能买了一只星期狗。果然,狗狗一拿到家,就开始拉稀,第二天,仍然拉稀。联系卖家,开始回答说是小狗换地方的原因。可第二天拉的稀中出现了血丝,再次联系卖家,卖家就不理人了。作为朋友,我出于帮助这个女孩的目的也给卖家打了电话,接通后,说起狗的事,她说打错了然后挂掉电话,并且不再接我的电话。当晚女孩抱着狗去了一家宠物医院,检测是否为细小,结果还好不是细小病毒,并且开始治疗。大夫说这只狗的年龄,最多不超过两个月,刚刚满月都有可能,而买狗时卖家说这只狗已经三个月龄。女孩问我应该怎么办,我的看法是,刚买两天,卖家没有任何理由不管,于是让她无论如何找到卖家,和对象直接去卖家家里,但先报个警,备个诈骗的案。女孩报警了,派出所不给立案,并告知女孩如果晚上去了,有可能被人告扰民。最终女孩忍了,自己医治这只狗,不再打扰卖家。已经过去了四天,小狗没有任何好转,甚至开始拉水,女孩熬得也够受,天天就看着这只狗。又有人介绍了一个农学院的大夫,大夫告诉她,这只狗要治,怎么也得再花一千多——足够再买一只,但还不一定救得活。

或许,这只小狗还在吃奶的年龄,所以换了地方吃了干狗粮引发肠胃病;或许,卖狗的人本就是贩子,找个平房专门卖狗用;或许……总之,卖狗的人,很缺德。

护士

关系较近的亲戚朋友中,没有护士,所以对护士没有什么了解,在我的印象中,甚至一直以为护士就是大夫转正前的工作——很没有文化的想法。我监区一名服刑人员因患有胆结石及胰腺炎在南开医院住院治疗,我在该院监护了一个晚上,也因此对护士有了一个正确的认识。

为防止犯人脱逃,有四名警察在场,八点多到了医院,开始时聊聊天,走廊里走动的人也比较多,过了夜里十二点,整个楼层就安静了。我靠坐在门边,拿了一本书看,开始时感到身边偶尔有人经过,后来留意下,竟然都是同一位护士,整晚都没有休息。夜班的工作、岗位有很多,丝毫无法休息的应该只在少数,不知道这家医院是否每个科的夜班都是如此,只是这位护士姐姐一晚都没有休息,每隔一小会儿,就会起身为患者更换点滴药瓶,偶尔还会有电话打进来。女性熬夜,对身体伤害应该会比男性更大吧,很不容易。

在医院走廊墙壁的护士名单中,看出了这是一个称之为护理部的部门。思考了一小下,应该是大夫负责诊断、开药,护士负责医务工作的操作,一个医务活动中的两个环节。

早晨六点多,听到走廊里很乱,看了下,是一个老头,很没有素质地在对护士们大声叫嚷:为什么早晨没有给我量血压?昨天也没量。”一位护士平心静气地说:”我们是按照大夫的安排工作的,他们有给您安排量血压,应该是您的身体状况目前没有这个需要,需要的话,您可以向大夫说明。”

护士不仅很辛苦,应该也受了很多委屈,替大夫们也受了很多委屈。值得尊重的一个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