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值十块钱

刚搬到河东时,发现一个存车处——大平房存车,由一个中年妇女看管、收费。我便把我的电动车存在了里面,每月36元,开始时需要租一个小圆牌,押金10元,徐姐说什么时候不存车了,再退。

北宁湾的房子交房了,正好交了三个月存车费的存车服务到期,我便决定把电动车放到新房里。当时距离服务期满还剩几天,我琢磨徐姐天天乐呵呵与人为善挺热情的,那十几块钱就不跟她退了。忽然我想起了车后座上挂的押金10元的小圆牌,我便很想知道,徐姐是否会按约定退款。虽然是有约定在先,但步入社会多年的我,还是觉得她可能找任何牵强的理由来拒绝退还。10元钱我不在乎,但我真的很想知道结果,看看社会如何作答我这道选择题。

当天,去取车出门时,跟徐姐说起押金的事,徐姐还是笑呵呵地,说了句:”现在他们都不给退了。”这话听得我莫名其妙,他们?他们是谁?这不就是她自己盘的地方么?意料之中,虽然在情理之外。我没有说什么,只是对她笑笑。面对这么一个大姐,10块钱不值得我去吵架,我更不可能为10块钱动怒,当然如果换做一个中年男子这么耍赖,我必不受。

骑车出了存车处,拿着10块钱的小破牌。心中感慨,竟然连10块钱都不值。

1 Response to “不值十块钱”


Comments are currently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