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十二月, 2015

一年了

一年了。去年的今天,是交房的日子,姥姥当天在三中心医院住院。应该是在三中心住院的第二天。当时大夫给的信息是”出血止住了。”所以我的心情还是相对比较放松的。那时我给姥姥陪床,在监区值完夜班直接去医院,晚上也是我留下——家人也都很累,让他们休息休息。而且,大姨、二姨陪着,我都还有点不放心。连续两三天不睡觉,再加上那些天高度紧张的神经,导致了斑秃的出现,在右脑后上方,俗称鬼剃头。不太好看,但我觉得没什么,这是我对姥姥深厚感情的一个佐证,是一个孝顺孩子的骄傲。夏天时和袁去长征医院看了一下,大夫说一般的一两个月就好了,我这个半年还没好,比较少见。最终,大约9月份,这块斑秃长得差不多了。

一年了,从姥姥开始发病,已经过了一年了。姥姥离开我,也已经10个月了。10个月来,我几乎没有一天不想起姥姥。有一次梦到她,和我盘腿坐在床上拾掇什么东西,她对我说:”以后姥姥不在了,就没人跟你一起弄了。”不知道是不是姥姥给我托梦,就像真是发生的一样。

从姥姥生病开始,从来不愿去记录什么,因为这些都是我不愿发生的甚至是有意逃避的,今天看到日历,决定把姥姥的记忆都保存下来,虽然她只陪我走了27年,但她必然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是我幸福快乐的起点,页将是我一生无法忘却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