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 for 五月, 2016

梦到姥姥

姥姥过世后,梦到过姥姥好几次,而且是从姥姥过世大半年将近一年时开始有的。以前有个懂点”旁门左道”的人告诉我:彩色的梦,是”托梦”,而且醒来后会印象深刻;黑白的梦,就是一般的梦,没有什么特殊意义。当然我并没有去考虑过这句话的真假。而梦到过姥姥的几次,却都是印象深刻,有一次清清楚楚在梦中确认了姥姥穿的是那件褐红色的大衣。

第一次梦:姥姥盘腿坐在床铺上,穿着那件她在世时常穿的一件半袖外衣,和我一起做着什么手工活儿,眼睛就一直看着手上做的活儿,嘴里还说了一句:”以后姥姥不在了,就没人陪你弄这个了。”

第二次梦:环境是我家老房子里,五十八间最老的那个,姥姥照顾我——我和姥姥形影不离的那段时间生活的环境。梦中我和”老婆”在屋里,我去上厕所,这时姥姥带着一个我看不清的人敲门、进屋,说要一千块钱,邻居出车祸了,不容易,帮帮他。

第三次梦:场景没记住,只记得姥姥跟我说:”你给我来点吧”。

第四次梦:我到农村的房屋里去找姥姥没找,往村外走,看到姥姥穿着那件褐红色的大衣,拄着拐棍,坐在路边的一个大石头上。那次梦中,我清晰地看着姥姥的脸,脸和身子的位置有点错位的感觉,我看到姥姥很高兴,说:您在这呢,我正找您呢。”然后姥姥说:”…我回家了…。”

第五次梦:梦的开始我看到侧面是一个大墙壁,然后镜头上转,看到了姥姥,在四处张望。之后姥姥突然在一个水边,还在转悠,我就问她:”姥姥,您找什么呢?”这次梦就在去前些天,梦后翌日,我就去给姥姥上坟。姥姥的坟在一条河边,这次她周围多了几个新坟,因为姥姥的坟还没有立墓碑,这几个新坟也还没有,一时间我竟分不清哪个是姥姥的坟。

古语说:梦是心头想。姥姥走后,我的确十分想念姥姥,将近一年左右,没有一天不想起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