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环境保护' Category

Page 2 of 2

放生龟

      中午接待客人,去吃鱼。鱼池里面有一只乌龟,是被善人放生到水库的“放生龟”,又被渔民抓了回来。听到有客人要买它吃,店家没有卖,说养着玩的,不能吃。吃过饭,又从那个供客人抓鱼的小池子经过,看到乌龟正在被装起来,问了下,原来是一个北京人花了100块钱买走准备放生——当然是不是真的放生,就没人知道了,毕竟,如果不是放生的目的,100块钱怎么可能买到这种体积的呢,白给一样。但愿是去放生吧。下午看电视播台看到百里挑一,男嘉宾送给女嘉宾自己制作的烧烤食品,叶梓萱说:“从来不吃这种还不太熟的肉,觉得那样很残忍。”就觉得这句话听起来挺别扭的,但是别扭在哪呢?这些个人啊….中午喝了很多啤酒,晚上又和一个哥哥喝了点,挺滋润肠胃,好久没有喝啤酒了。

小便池墙壁上的字条

      很久没去健身房了,鉴于最近横肉上身,下午去健身房玩会儿。上楼前先去如厕,贴在两个小便池前的两张字条三月初来时见到过几次,今天仍然在那里,并且印象中三月初来的几次都和这次一样,小便池很干净,从没见到过烟头在里面,外表都是“光亮如新”的。想必是这两张字条发生了作用,因为如果一直如此,就不会有这两张字条的出现。素质这东西,很多时候,只是有没有引起注意的事儿。两张字条写的挺好,以情感人,如果贴上的是“XX就罚款”之类的东西,绝不会收到同样的效果。只是有些怀疑,这两张内容和笔迹都不错的字条是谁的作品呢?

植树节植树

      植树节植树活动,在小辽河公园附近举行。看着城管和军队两大阵营热火朝天地干活儿,还挺有祖国江山一片大好的感觉….自己都觉得这份感觉来的莫名其妙,跟植树怎么扯上的。踩了一脚泥巴,唉,像绑了沙袋,可怜我这带钉耙的登山鞋,清理起来就该费尽了,送鞋店吧。干活儿干到一般,领导们来了,四大家子今年没来齐,肖书记和景县长开始植树后,摄像的照相的就全围了过来。这类节日活动,也只是一个号召的意义吧。城管弟兄刚和军队大哥的确真干活儿,可问题是,这一苗深一苗浅的插进去了,往往都需要专业人员再来矫正,做二遍工,比起他们自己种来看,费事很多….领导们干的挺起劲,虽然那棵苗肯定会再次被矫正,不过政治、舆论上的作用有了,就够了,还是要认认真真走形式。



眼中的环卫工人

    10月26日是环卫工人节,这几天一直在忙这些事:上周陪天津电视台的牛哥拍一对同为环卫工人的婆媳、前天布置环卫工人节大会的会场,昨天去给十佳环卫标兵拍照,近来的其余散事也都是在围绕环卫工人。

    这些天以来,我对环卫工人的印象有很大改变。主要是两件事,一件是在昨晚大街上烧纸祭祀很多的情况下,今早上班时看到的路面竟然片屑不留;另一件则是比较主要的,就是上周牛哥来做新闻时,与他拍摄的这对婆媳的长达一天半的直接接触。需要早晨五点在非他们作业的路段拍摄他们晨扫,牛哥说让我们安排别人替他们扫,她们却主动提出早起一个半小时在五点前扫完作业路段,拍摄的一路上,两个人看到有不干净的地方,就忍不住扫几下。她们的朴实和善良深深的感染了我。

    从没有过看不起环卫工人,但现在的感觉是觉得他们很可爱,很可敬,平添了一份亲切感。城市生活离不开他们一天,他们是城市里最可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