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设计艺术' Category

王受之微博两篇

读了王受之老师很多书,个人觉得是个很优秀的学者。由于在ArtCenter教书多年,一直生活在国外,王老师身上带了很多美国的东西。无论是中国,还是中国设计界,都需要这些东西,就像社会主义需要市场经济一样。本文所说的王受之两条微博如下,肇事图片附后:

第一条:从人民大会堂,到各省、自治区的外宾接见厅,其中能算是国际水平的家具设计,十无一、二,即便本可以设计成儒雅的中式家具,也弄成巨大的九龙戏水木雕繁琐怪器。见王岐山在人大会堂新疆厅见基辛格,一房艳俗的惨不忍睹白色假巴洛克大扶手椅,背景一张三流大油画,不象国宾厅,倒像低级夜场,这些厅得改

第二条:上一篇微博我写的是关于看見的好多接待外宾的会宾厅设计的家具太艳俗,点击看看大家反应,没想微博管理部门有通知给我,说此文已入封禁名单。很費解,本想从国家形象提高角度提个建议,居然被入封禁名单。是不是应该说这巴洛克家具真华美,后面那油画太壮覌,整个室内设计太棒,世界最佳才可免此待遇呢

 第一条发表之后几分钟,就被新浪删了,我当时感觉这片会被删,就截了图。其实大可不必这样。这篇微博,看不出哪里说我党不好,只是以一个设计学者的身份发表了一些关于设计的言论,对社会和谐不构成任何损害。且不论王受之说的对不对,这是他的言论自由。听不进去别人的意见,就不让人说,这样不好吧。当然,也许只是新浪胆子太小了。

要提高政府公信力,最起码,别让人认为,一切关于政府的不好的消息,根本就都是看不到的。

从手机看好的设计

上个月用了小黄蜂,感觉这款手机很不错,功能性强,价格划算,不过不太喜欢它的外观和触感。上周入手了一台小米青春版,几天的试用,感觉很不错。只有一点对它不太满意,就是数据线接口的形状设计。N97i是我使用的第一部这类接口的手机,不知道其”学名”是什么,我都称其为”扁口”,现在的安卓手机大多是这样的数据线接口。有些手机接口的形状设计成和数据线手机端插口形状相似的不规则形,这样的好处就是反插插不进去,另一些则设计成矩形或是圆角矩形,我觉得很恶心,买N8的第二天晚上,关灯玩手机到没电后打算充电睡觉,就拿数据线接口摸索着插进去了,但手机提示:”数据线插反,请拔出!”,给我心疼坏了。既然想到这个设计会让用户有插反的可能,那为什么还要采取矩形边框呢?应该不是成本的考虑,打个模具这点问题几乎不存在差别,想必是出于外观考虑吧。可是矩形的就一定漂亮吗?西方一个雕塑家有过”形式追随功能”的提法,路易斯沙利文便把这句话奉为座右铭,而弗莱克莱特进一步提出形式和功能是一回事,任何设计大师都不敢否认设计尤其是现代设计的功能主义原则,即便是斯塔克经典的的减少主义设计,也都具有强烈的功能性。上世纪初,现代主义设计开始发展,由于当时的社会背景和经济条件,大师们并未过于重视设计的美观,仅仅是强调设计的功能性,到了今天,物质资料十分丰富,就可以在设计中让其他因素压过功能性吗?对于N8这种认识到矩形口会让用户插反的潜在问题还坚持这样设计的设计师,感到很无语。

拿到小黄蜂玩了一会儿之后,最大的感触就是:好的设计。机器材质不佳但用的住、前置摄像头后置闪光灯等一并取消以节省成本,降低价格,但机器的运行配置却不低,在defy+之上,仅仅作为安卓手机的话,是很功能主义的,注意到他的插口细节,也是不规则形状的设计。我觉得这就是好的设计,从小黄蜂身上,看到了中国工业设计的希望。

好的设计,第一应该可以提升消费者生活品质;第二应该可以节约资源能源,要有设计伦理的考量,坚决反对并抵抗有计划废止制;第三应当可以为资本赢利。但好的设计的核心,我认为在一般生活品的范畴则永远应当是功能性,不应为审美、文化等任何因素所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