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随笔杂谈' Category

Page 2 of 36

出租车与专车

前些天看到很多新闻说出租车司机集体抗议专车,当时心里觉得他们的抗议也不是没有道理,专车毕竟不是国家正规的运营形式,但心里产生这种感觉的同时,却不愿为他们说话——对于天津出租车司机的无语由来已久。六月上旬,从一个车站门口出来,想要打车去两公里外的家里,问了几个出租车司机,全部拒载,理由是太近;六月下旬,某天夜里聚会后打车回家,由于短裤的口袋太短,手机掉落在了出租车里。因为是一台作为备用机的iphone5,并没有当晚发现。转天打电话过去已然关机。打给出租车公司,那边一秒都没有犹豫——没有!之后又给那台丢了的手机打过几次电话,一直关机。也怪自己懒得等没有要票也没有记车牌号,其实我以前一直都是要票的,就是因为怕丢东西在出租车上。

不能说所有天津出租车司机素质都不高,但的确是有那么一部分的哥不怎么给力。

我没有用过专车,但我却莫名其妙地觉得这个东西不错了。

中海印象

个人第一次买房子,买了中海地产的北宁湾公寓,去年还在博客中记录过,当时觉得是不错的——现在也觉得不错,如果出自其他开发商,会更好。

未交房前,听别的邻居说,公寓的隔断被全部拆了,可能是因为质量问题。并且从那之后,确实都不再让业主进楼查看进度,这倒也无可厚非,毕竟也涉及到安全问题,可为嘛重装隔断之后,才禁止业主进入呢?

很多邻居们认为,交房要比合同上定的十二月底晚,尽管买房时售楼员工都说到不了十二月份,六月份就怎么也都交了。结果竟然按期交房,邻居们一致认为:中海压缩了质量。后经某些邻居调查,交房时房屋在相关部门的登记为建设中,并非通过验收的状态——当然这一点我没有自己去查,只是听说。交房当天,要先交钱(房屋面积差的增减以及两年的取暖费及一定数量的水电费),才给钥匙。大部分邻居都同意了,我也按这个程序做的。整个负责交房的团队,全是外地人,竟然很少有天津人,而且据他们自己说,还都是临时雇来的。包括现在的物业(中海自己的),也是外地人在做。验房时,发现房子精装修的质量,很次,地板起鼓、下水漏水、墙内有空洞、墙面不平等等等等,很多问题,某次我还在电梯里听工人聊天说有个屋子墙塌了。而最大的问题是——当初卖房时所说的一户一表峰谷表变成了1.2元每度的中海分表。后来有入住的邻居又发现暖气不热——中海地产钻进了钱眼里,各种质量低劣,欺人太甚。

听物业说,有些邻居去区政府上访了,有些邻居去物业讲理了,更多的邻居忍了。我个人是坚决反对上访的,没用,捣乱。去找物业、开发商讲理,估计也没有意义,所以,忍了算了,省下时间精力,大不了自己重新再弄。以后买房子绕着中海地产就行了,不要听他们广告说什么几年多少城,全国综合实力排名第几之类的屁话。中海地产,没戏就是没戏。

不值十块钱

刚搬到河东时,发现一个存车处——大平房存车,由一个中年妇女看管、收费。我便把我的电动车存在了里面,每月36元,开始时需要租一个小圆牌,押金10元,徐姐说什么时候不存车了,再退。

北宁湾的房子交房了,正好交了三个月存车费的存车服务到期,我便决定把电动车放到新房里。当时距离服务期满还剩几天,我琢磨徐姐天天乐呵呵与人为善挺热情的,那十几块钱就不跟她退了。忽然我想起了车后座上挂的押金10元的小圆牌,我便很想知道,徐姐是否会按约定退款。虽然是有约定在先,但步入社会多年的我,还是觉得她可能找任何牵强的理由来拒绝退还。10元钱我不在乎,但我真的很想知道结果,看看社会如何作答我这道选择题。

当天,去取车出门时,跟徐姐说起押金的事,徐姐还是笑呵呵地,说了句:”现在他们都不给退了。”这话听得我莫名其妙,他们?他们是谁?这不就是她自己盘的地方么?意料之中,虽然在情理之外。我没有说什么,只是对她笑笑。面对这么一个大姐,10块钱不值得我去吵架,我更不可能为10块钱动怒,当然如果换做一个中年男子这么耍赖,我必不受。

骑车出了存车处,拿着10块钱的小破牌。心中感慨,竟然连10块钱都不值。

女孩的小狗

一个女孩打算买一只泰迪犬,在网上看了很多,最后选中一只。卖家在北辰区一处平房,据女孩说,买狗时,卖家还推销了三包狗粮。听到这里,我就觉得她这次买狗多半是遇到了贩子,也就很大可能买了一只星期狗。果然,狗狗一拿到家,就开始拉稀,第二天,仍然拉稀。联系卖家,开始回答说是小狗换地方的原因。可第二天拉的稀中出现了血丝,再次联系卖家,卖家就不理人了。作为朋友,我出于帮助这个女孩的目的也给卖家打了电话,接通后,说起狗的事,她说打错了然后挂掉电话,并且不再接我的电话。当晚女孩抱着狗去了一家宠物医院,检测是否为细小,结果还好不是细小病毒,并且开始治疗。大夫说这只狗的年龄,最多不超过两个月,刚刚满月都有可能,而买狗时卖家说这只狗已经三个月龄。女孩问我应该怎么办,我的看法是,刚买两天,卖家没有任何理由不管,于是让她无论如何找到卖家,和对象直接去卖家家里,但先报个警,备个诈骗的案。女孩报警了,派出所不给立案,并告知女孩如果晚上去了,有可能被人告扰民。最终女孩忍了,自己医治这只狗,不再打扰卖家。已经过去了四天,小狗没有任何好转,甚至开始拉水,女孩熬得也够受,天天就看着这只狗。又有人介绍了一个农学院的大夫,大夫告诉她,这只狗要治,怎么也得再花一千多——足够再买一只,但还不一定救得活。

或许,这只小狗还在吃奶的年龄,所以换了地方吃了干狗粮引发肠胃病;或许,卖狗的人本就是贩子,找个平房专门卖狗用;或许……总之,卖狗的人,很缺德。

护士

关系较近的亲戚朋友中,没有护士,所以对护士没有什么了解,在我的印象中,甚至一直以为护士就是大夫转正前的工作——很没有文化的想法。我监区一名服刑人员因患有胆结石及胰腺炎在南开医院住院治疗,我在该院监护了一个晚上,也因此对护士有了一个正确的认识。

为防止犯人脱逃,有四名警察在场,八点多到了医院,开始时聊聊天,走廊里走动的人也比较多,过了夜里十二点,整个楼层就安静了。我靠坐在门边,拿了一本书看,开始时感到身边偶尔有人经过,后来留意下,竟然都是同一位护士,整晚都没有休息。夜班的工作、岗位有很多,丝毫无法休息的应该只在少数,不知道这家医院是否每个科的夜班都是如此,只是这位护士姐姐一晚都没有休息,每隔一小会儿,就会起身为患者更换点滴药瓶,偶尔还会有电话打进来。女性熬夜,对身体伤害应该会比男性更大吧,很不容易。

在医院走廊墙壁的护士名单中,看出了这是一个称之为护理部的部门。思考了一小下,应该是大夫负责诊断、开药,护士负责医务工作的操作,一个医务活动中的两个环节。

早晨六点多,听到走廊里很乱,看了下,是一个老头,很没有素质地在对护士们大声叫嚷:为什么早晨没有给我量血压?昨天也没量。”一位护士平心静气地说:”我们是按照大夫的安排工作的,他们有给您安排量血压,应该是您的身体状况目前没有这个需要,需要的话,您可以向大夫说明。”

护士不仅很辛苦,应该也受了很多委屈,替大夫们也受了很多委屈。值得尊重的一个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