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走南闯北' Category

石家庄路途

去了趟石家庄,当天去当天回。早晨六点就起床了,七点半从天津站开车出发,原定路线是G18转G4转G20,只有三百公里出头,结果却十一点半才到,原因是G4断交,从G5去的青银高速。后来想想,好在先过G4后过G5,当时发现G4的口封住之后,没办法就一直往前开,导航就给带到了前方的G5交口,若是G5交口在前,G4在后,那过了G4之后,可就费劲了。非得耽误事儿不可。话说回来,这么重要的道路断交,之前我却没有看到任何一个提示,实在是高速管理单位的不负责任。一路过去,空气状况很不好,雾气蒙蒙,但仔细观察,可以发现,不是雾,而是霾,河北省的空气质量,比起天津犹有不及。另外比较引起我注意的,就是一路上看到的山,多半都是光秃秃的,看上去就是土,没有多少树枝树干,甚至很多都是开山后留下的石头在山表堆砌。中午到了石家庄,先找饭店吃饭,然后办事。一点四十返程,结果却是下午六点十分才从荣乌高速下来,足足开了四个半小时。倒不是堵车,原因还是在于G4。开始返程时,并没有看到提示G4断交,心想这个方向看来是通的,走G4比G5省下不少路程,四点多就应该可以进津。结果路上发现G4不通,这也就意味着,导航不灵了,这下也就乱了,走错了两次,高速上走错路,可不是闹着玩的,费时间费油。最终打96122,问到了比较通畅的走法,从不知道什么高速公路上回到了G4,然后在北京方向254处经绕城高速上了G5,走上了正确的返程。

导航就怕修路,一般公路上怕,高速公路上更怕。如果能添加屏蔽某段道路的功能,强化路况信息的获取,就更好了。政府单位可以不负责任,所以企业就需要努力,为这些不负责任的部门善后,当然同时企业也获得了机会。

聊城

来聊城办事,又住进了上次的宾馆,一家格林豪泰。聊城这个地方不大,可是宾馆业超级发达,东昌府区某条街上,沿街宾馆的数量占到了街边店面的三分之一以上,如家、锦江之星、格林豪泰这些比较常见的快捷酒店,两公里之内就各有两三家,小宾馆更是不计其数,也不知是为什么,我印象中聊城并不是什么旅游胜地,到底是什么养活了这么多宾馆?

聊城市葫芦名城,孔繁森的家乡。上次过来办完事回去的路上,刚好路过一个村庄,村口挂着横幅:中国葫芦第一村。进去看了下,房屋虽然大多比较破旧,但是路修的不错,路边摆着很多高约一米半的木板制平面葫芦,上面写上联系方式,总之就是各种葫芦广告。进了几家看,很多百姓都种葫芦,聊天中得知,他们也种粮食,但主要是为了自己吃,大多数土地都是种葫芦,每年都有很多外地人来这里采购,葫芦养活了半村人。

这里的葫芦,大小都有,小个子手捻葫芦价格相对天津很低,但是大个的葫芦价格却不低。手捻葫芦中,多以美国葫芦为主,看了七八家,只有一家有本地手捻,他们不种本地手捻的原因,是不易成活。美国葫芦,不挑选的话,通货价格一元至五元的都有,可我看这些通货的品相,比天津那些摆摊卖十五二十的还要好,于是产生了买一批回去摆摊的想法——还真没尝试过摆摊卖货,想必很有趣。

山东地界,目前为止我到过东营、济南,聊城人民给我的感觉,是最朴实的。

芙蓉大道

出门在外,由于有各种导航,开车还是比较方便的,但就怕一点,改路、修路。这次就遇到了。上午和王博士高铁来到常州,办完事后王博士回津我自己去江阴,本来预计1小时路程,却因为所行道路中间有几公里的修葺,导致在不知路的情况下各种摸索,加上夜间、堵车,最终常州通往江阴的道路,从四点走到了7点钟。一路跟着导航走,上了一条很宽很通畅的道路,一条省道,像高速公路一样,叫做芙蓉大道。常州距离江阴不太远,这条芙蓉大道貌似就是联络常州和江阴(无锡)的通道。对芙蓉大道的感慨还是比较多的——这么宽、路况这么好的道路,加上两边的隔离带建设,明明就跟高速公路一样,全程50公里左右,按照高速一般标准收费也该有二三十块钱,竟然连个一般收费站都没有。想想那些路坑洼不平,距离超不多十公里却还要收十块钱的省道,不由感叹,同样是受一个政党的领导,作政府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两天后办完事回常州还车,走的还算顺畅,原因是我看到一辆运输车,感觉它应该是去常州,便跟着它一路走了下来,很顺利。

江南天池

从小就比较向往天池,路过江南天池,当然要去看一下。赶上了一个安吉的雨天,雾气很大。在天池上,并没有看到什么东西,偶尔大风吹散雾气,还能看到一点江南天池的水面,但始终是难窥全貌,甚至连水是不是碧绿色都无法确定。江南天池,没什么意思,毕竟只是一个人工的蓄水池。但是天池一游却是不虚此行,在这样一个雨雪的天气中,上山的这段环山路真心不错。

上山之初,下着微微细雨,车的雨刷器最低频率的摆动刚刚好。偶尔会看见从山上下来的车,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猛地才注意到,都顶了一车的雪。我并没有意识到山上在下雪,毕竟,这座山的海拔,最高也不过一两千米,应该达不到这种程度,猜测车顶都有雪的原因,可能跟山上的滑雪场有关。江南天池的环山路,路面很干净,看起来修的也不错,九曲十八弯的,素有中国的秋鸣山之称,事实也是如此,有过之而无不及,下山途中,还真遇到有飙车的小队,其中一辆雪弗兰抛锚了,这活儿干的,没送过豆腐,就别学人家漂移好了。大约到了山路的三分之二处,雨水变成了飘雪,在南方看雪,还是有点意思的。山不高,一二千米的样子,可是这么低的山,竟然就能够形成云雾缭绕的景观,颇有意境,完全是得益于这里的水气,但却不知晴朗日子里是不是也会这样。半开着车窗,空气真好,能够呼吸这样的空气,淋点雨都无所谓。一路徜徉,到了山顶,交了停车费,买了票,走进了所谓的江南天池景区。从停车场收费员处得知,来这里的人,多是是来泡温泉、玩滑雪,以观景为目的的,这种日子并不多。江南天池景区仅仅是这个椭圆形的水库周围修一圈道路,然后周边放些小建筑、雕塑之类。基本没有什么人,我自己绕着江南天池走了一圈,这里能看到的江南大佛是不错的,可惜这天气,也没得看。

下山路上,买了一个竹筒饭,在一个可以停车的地方,吃掉了。休息一会儿,向下望去,一小片碧水,宛若翡翠一般,绿色的水,不是蓝藻造成的,真美。听着周边溪流的声音,暴露在清新的潮湿空气中,大口呼吸着无与伦比的清新,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