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

兄弟,在我的定义里是超越好朋友的关系。兄弟之间应该怎样去相处?做到怎样,就算是兄弟?才算是兄弟?爱情公寓第四季中所说的兄弟守则:”凡兄弟者,忠相待,义相举。欺而不告兄弟者,必杀之;轻佻浮薄欺辱嫂妹者,必杀之;明知故犯以身试法者,必杀之。”很有意思,但是总结得很到位。

我个人对于兄弟的定位,就是两条。第一,是信任。兄弟必须是值得信任的人,一来他不会骗你,二来他可以忠人之事。第二,是在意。兄弟必须是在意你的人,他会真的去为你着想,不只是场面上做给你看的造型。有些为你好的事,你在,他这样做,你不在,他还是这样做,总是真心去为你着想的。

人应该有兄弟,兄弟会让你感到轻松,兄弟会在你困难的时候给你加力。怎样才能得到兄弟?不是大酒大肉,方法很简单,选择合适的人,以兄弟之礼待之,即可。何为兄弟之礼?做到上面的兄弟守则,也就差不多了。

当爱犬遇到威胁时

球球满一岁了,开始让它出门。遛狗时偶尔会遇到脱离牵引绳的中大型犬在附近转悠,甚至向球球跑来。以前带多多出门时从来不会在意这些,因为多多作为一只强壮的哈士奇基本上不会面临其它狗狗的威胁。可球球不同,一个六七斤的小家伙,金毛一般不会咬它,可那些不带牵引绳的松狮、黑背随时可能威胁到它的生命安全。最近我就在思考一个问题:如果你的狗狗被其它大型犬类攻击了——甚至咬住不放,你会怎么办?我问了几个人,答案基本都是救狗狗,但方式方法各不相同。口头问题毕竟只是一个口头问题,当真正面对这种情况,我们是否真的有勇气冒险去救自己的狗狗呢?经过反复的思考和设想,我可以断定我会,而且我会选择尽可能残忍、致命的方法对待攻击我们的大型犬,并寻找一定措施惩罚那些解除大中型犬类牵引绳的无良人士。

中大型犬只,市区允许饲养吗?允许无任何证件饲养吗?对于我的小狗我都会担心,那些带孩子的家长又会怎样的考虑呢?某部门同事们,你们天天都在忙些什么?

出租车与专车

前些天看到很多新闻说出租车司机集体抗议专车,当时心里觉得他们的抗议也不是没有道理,专车毕竟不是国家正规的运营形式,但心里产生这种感觉的同时,却不愿为他们说话——对于天津出租车司机的无语由来已久。六月上旬,从一个车站门口出来,想要打车去两公里外的家里,问了几个出租车司机,全部拒载,理由是太近;六月下旬,某天夜里聚会后打车回家,由于短裤的口袋太短,手机掉落在了出租车里。因为是一台作为备用机的iphone5,并没有当晚发现。转天打电话过去已然关机。打给出租车公司,那边一秒都没有犹豫——没有!之后又给那台丢了的手机打过几次电话,一直关机。也怪自己懒得等没有要票也没有记车牌号,其实我以前一直都是要票的,就是因为怕丢东西在出租车上。

不能说所有天津出租车司机素质都不高,但的确是有那么一部分的哥不怎么给力。

我没有用过专车,但我却莫名其妙地觉得这个东西不错了。

中海印象

个人第一次买房子,买了中海地产的北宁湾公寓,去年还在博客中记录过,当时觉得是不错的——现在也觉得不错,如果出自其他开发商,会更好。

未交房前,听别的邻居说,公寓的隔断被全部拆了,可能是因为质量问题。并且从那之后,确实都不再让业主进楼查看进度,这倒也无可厚非,毕竟也涉及到安全问题,可为嘛重装隔断之后,才禁止业主进入呢?

很多邻居们认为,交房要比合同上定的十二月底晚,尽管买房时售楼员工都说到不了十二月份,六月份就怎么也都交了。结果竟然按期交房,邻居们一致认为:中海压缩了质量。后经某些邻居调查,交房时房屋在相关部门的登记为建设中,并非通过验收的状态——当然这一点我没有自己去查,只是听说。交房当天,要先交钱(房屋面积差的增减以及两年的取暖费及一定数量的水电费),才给钥匙。大部分邻居都同意了,我也按这个程序做的。整个负责交房的团队,全是外地人,竟然很少有天津人,而且据他们自己说,还都是临时雇来的。包括现在的物业(中海自己的),也是外地人在做。验房时,发现房子精装修的质量,很次,地板起鼓、下水漏水、墙内有空洞、墙面不平等等等等,很多问题,某次我还在电梯里听工人聊天说有个屋子墙塌了。而最大的问题是——当初卖房时所说的一户一表峰谷表变成了1.2元每度的中海分表。后来有入住的邻居又发现暖气不热——中海地产钻进了钱眼里,各种质量低劣,欺人太甚。

听物业说,有些邻居去区政府上访了,有些邻居去物业讲理了,更多的邻居忍了。我个人是坚决反对上访的,没用,捣乱。去找物业、开发商讲理,估计也没有意义,所以,忍了算了,省下时间精力,大不了自己重新再弄。以后买房子绕着中海地产就行了,不要听他们广告说什么几年多少城,全国综合实力排名第几之类的屁话。中海地产,没戏就是没戏。

不值十块钱

刚搬到河东时,发现一个存车处——大平房存车,由一个中年妇女看管、收费。我便把我的电动车存在了里面,每月36元,开始时需要租一个小圆牌,押金10元,徐姐说什么时候不存车了,再退。

北宁湾的房子交房了,正好交了三个月存车费的存车服务到期,我便决定把电动车放到新房里。当时距离服务期满还剩几天,我琢磨徐姐天天乐呵呵与人为善挺热情的,那十几块钱就不跟她退了。忽然我想起了车后座上挂的押金10元的小圆牌,我便很想知道,徐姐是否会按约定退款。虽然是有约定在先,但步入社会多年的我,还是觉得她可能找任何牵强的理由来拒绝退还。10元钱我不在乎,但我真的很想知道结果,看看社会如何作答我这道选择题。

当天,去取车出门时,跟徐姐说起押金的事,徐姐还是笑呵呵地,说了句:”现在他们都不给退了。”这话听得我莫名其妙,他们?他们是谁?这不就是她自己盘的地方么?意料之中,虽然在情理之外。我没有说什么,只是对她笑笑。面对这么一个大姐,10块钱不值得我去吵架,我更不可能为10块钱动怒,当然如果换做一个中年男子这么耍赖,我必不受。

骑车出了存车处,拿着10块钱的小破牌。心中感慨,竟然连10块钱都不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