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for '兴趣'

手捻葫芦的龙头

手捻葫芦,比较讲究龙头。而这龙头又比较容易折断,尤其是在盘玩之中。中国本地手捻藤茎较为纤弱,很难留存;美国小葫芦藤茎厚实了很多,可在人手中,也只是好点有限。近日拿出了我珍比较喜欢的一个美国小葫芦,这个葫芦并非标准的两圆葫芦体态,长相有一点小个性,颇有几分仙风道骨之感,曾经有几个朋友评价像是老君的法器。没有龙头,但是须子很长,约在4公分,比较漂亮。前天开始玩,当天晚上就无意间压了一下,须子头顶三分之一处当即折了,可却没有脱落,昨晚上,又无意间压了一下,这次是须子底部三分之一处直接压弯了,产生不可恢复形变,可依旧没有脱落,我当时一着急,用手把它掰回了原来的形状,这个已经晒干的须子竟然恢复了原状,而且折弯处还没有明显的伤痕,真是坚强。再这么玩下去,怕是这个须子最终是保不住的,但也没办法。

今天是元旦,闲来无事,就把我的几个小葫芦拿出来整理一下,其中一个体长2公分多的小家伙,上肚有点颜色,我就用纸巾沾了水打算清理一下。结果不消息碰到龙头,当时就感觉龙头大幅度动了一下。为了确定是否折损,我就用手指轻轻一推,这倒好,当时就掉下来了。这也太脆弱了。

对于折断的龙头,我不想去粘,也从来没有粘过。

鲑鱼

相约和楠哥、姐夫去钓鱼,早晨在路上吃了羊汤,而后没有去原定的目的地冯山,而是买蚯蚓时受到店家的蛊惑,去了一个叫做东马峰的地方。到那里之后,先是打打水草,就开始了坐禅般的垂钓,上鱼不多。三人各在不同地点,坐一会儿我就就腻了,开始四处走动。姐夫新上了一套渔具,看起来不错,今天第一次用,可也没体现出什么优势。下午四点多,眼看着就快收竿了,楠哥说其实我的位置不错,水比较深,于是就拿着鱼竿走过来坐下了。上了几条小鱼,最后收竿之际,预计中的最后一条鱼,让大家惊愕了一把。楠哥拽着鱼竿,我去岸边拉鱼,刚拉上来时,是一排大刺先露出水面,我当时就想起了西游降魔篇中的水怪,再拉上来,更是把我吓了一跳,一条一斤多的鲑鱼。

本来这个位置是我的,不过我总是沉不下心,走来走去,继续在那里的话,一来鲑鱼可能不会咬钩,二来即便咬上了,我也未必能及时拉上来。事后发现,两个鱼钩,拉鱼是挂到水草上断了一个,这条鲑鱼的上钩,可谓是沉着和运气并存。同一个地点,同一个时间,不同的人总是钓上来不同的鱼。看似偶然的结果,其实关键还是在于钓鱼人。

楠哥十年一钓,不虚此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