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for '天津'

北宁湾

前阵子比较闲,就开始看房子,为买房作打算。最初的选择是泰达喜蜜湾,当时对喜蜜湾最大的不满就是那里的销售人员某个实习生牛逼哄哄的态度,房子卖得好就可以那么拽吗?天保又不是你家的产业。某次偶然路过三号线铁东路站,顺便去看下了北宁湾的房子,原计划也就被否定了,最终选择了北宁湾的四期偶寓,也就是未来的宁宇家园。这个选择也是多方面的考虑,不过单说北宁湾的房子,还是不错的,下面简单说说。

我选择北宁湾loft的考虑主要是:三号线、中环、快速路、新开河、北宁公园以及距离津蓟高速、津京唐高速的短距离,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价格。房子,地段是关键,北宁湾的交通优势没话说,loft出门两分钟以内就进地铁。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天津市区没有山景,新开河加北宁公园的搭配,也算不错,快节奏的都市生活中,有一块自然属地,挺好。不过,新开河在这一段,目前还是比较缺乏治理的。家在蓟县,以后少回不了,北宁湾出门后两条去往津蓟高速的路,都比较顺畅,而且不长,这也是对我的一个吸引,当然,距离津京唐高速也就很久,去塘沽也很方便了。北宁湾的价格是很实惠的,不然任你户型、地段再好,也难以长时间身居销售榜首。价格好意味着什么?升值潜力大。之前也看了中山八号,雍华府,上品柮的loft,个人而言,同价格我也会选北宁湾,但这几个的开盘价格却高出了很多。北宁湾的升值,指日可待。目前正在修建的商业综合体,将是河北区第一座大型综合商业建筑,这也是不小的加分元素。

最后说说LOFT的缺点。一是40年的产权,首先,这是标准的大产权,跟小产权根本不是一回事儿,然后,根据物权法,房子永远是业主的,所谓的40年产权说的是土地使用年限,到时再交点这个钱就好了,不会太多,如果想到国五条住宅还要加20%的个税,这个也就不成问题了,不是有专家说那个税是对土地出让金还是什么的重复征收吗?二是不能落户。户口又有什么用呢?无非是孩子上学。可是LOFT不限购不限贷,青年人的话,有孩子后换房很方便,或是选择其他途径解决户口问题,都不难,但loft在居住上的实惠,确实杠杠的。第三,户型缺陷。采光不好,无法南北通透。这确实是个大问题,北宁湾的loft是精装修,有两类。一类是上下两层完全隔开,另一类是在阳台处留出一个不大的共享空间同时采用上下层一整块大落地窗,我选择了后者,这样客厅的采光就加强了很多,空气的流通性也得到了提升。

总的来说,对北宁湾的公寓还是比较满意,不然也不会买。目前就一个期待,新开河啊,谁来整整。

事上还是恶人多

       一个朋友T,比较单纯的一个女孩子,在网上找到了一份租房信息,就去了。发信息的女孩L也是房客,实际上是要把房子转租出去。T看到房子不错,比较符合自己的要求,就应L的要求交了定金,后又交了三个月房租。T走了之后,房东阿姨Z发现了转租的事情,立即就赶到了房子处,吃人一般对T咆哮,喝斥其赶快搬走,东西也全拿走,尽管是在晚上十点多,任T怎么哀求、哭诉,Z依然铁石心肠,不改初衷。后又说出理由:”L走了,这么缺德的人,谁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你在这里住,安全问题我无法保证,要么你就租下来,现在就把三个月的房租给我,要么就马上搬出去。”Z说话的方式就像打仗一般,配合办出的缺德事儿,所谓的死老娘儿们莫过于此。无奈之下,T又出去去了数千元,再次交了一次房租,并签订了一个租房协议。事罢,T要求Z更换门锁,Z却说:”没事儿,你放心住着吧,什么问题也没有!”

       事后,T发呆很久,我觉得是被这件事吓到了。都说”世上还是好人多”,而实际上,前提是别设计自己的人利益,否则就不一样了,一个60岁的老太太竟能如此刁钻不容人。”事”上还是恶人多。

天津大雨小记

       昨天刚写完一篇关于北京大雨的博文,今天大雨就跟来了天津。昨天上午下了一些,但没有造成排水问题,昨晚又开始下,下到今天中午,地面就不再是单纯的地面。早晨起来,雨还是很大,看看外面,决定穿拖鞋、短裤和小背心去公司,再带一套衣服到公司去换。一路上,似河般的雨水散发出阵阵臭味,场面亦是十分惨烈:水浅处,眼见得一艘艘陆地巡洋舰,两旁激起的大型水波颇为壮观;水深处,游泳的流浪狗、漂浮的垃圾桶、趟水的年轻姑娘以及推车的小伙子更是目不暇接……各种面目狰狞,各种惨不忍忍睹。到了公司,换掉衣服,开始新的一天,干爽并湿漉着。

       中午打开淘宝,查看商品物流,显示:天津市南开水上公园,派件扫描。我当时就想,是不是水上公园啊,天津现在可是布满了水上公园。然后物品如期送到了我的手上,对于快递人员,竟然有了几分敬佩之情。所谓的敬业,不过如此。

天津大雨

从北京大雨到天津水环境

       上个周六日下了雨,在雨中也出了两次门,都是打伞步行,始终觉得雨很小。在车里听到北京大雨七人遇难的新闻时,着实吃了一惊,原来是场顶级大雨。就像莱德的大火一样,那么突然。虽然下雨有个过程,可还是觉得很突然。不知道北京市的排水管网是什么水平。天津市的排水管网,我是领教了一次,在黑牛城道和洪泽路交口附近。某次雨后在那里走路,路面全部是雨水,并且散发着恶臭。仔细观察,不难发现臭味的缘由:路面那些浸泡在雨水中的井盖子,细孔处向上喷着水柱,很多地方是比较明显的,不明显的地方,也能看出是有水柱在向上拱起。看路面上的水,尤其是靠路边的地方,成黑色,表现还呈现出赤橙黄绿青蓝紫的色彩——想必那是下水道的各种油。

       最近看了公司领导写的一篇关于天津市水质的文章,了解了一些相关的东西。天津市海河以及二级河道水质恶化的重要原因包括每年的排涝以及水体不循环等。像这种在地面就已经被恶臭化的雨水将排往何处呢?最终还是到海河或是二级河道里面。水环境治理,任重而道远啊。

天塔

       从小就很喜欢天塔,第一次看到天塔忘记是什么时候了,但给我的印象很深刻。天塔建成于1991年,高度415.2米,屹立于水中,小时候给我的感觉是一柱擎天的雄伟挺拔,现在给我的感觉却是一种无法引起我畏惧的威胁、压迫。最近很喜欢在晚上去天塔附近溜达,只是闲溜达,很多次想轮滑过去玩会儿,却都没有实际行动过。

       在天塔附近,有时去边上的小园看人玩轮滑,有时坐在天塔前便伴随着思索顺着天塔向上看去。在天塔脚下,抬头仰望,那种威胁、压迫感十分真切,最近第一次去天塔,才开始出现这种感觉,仿佛它马上会倒掉,压在我身上,但却感觉压不倒我。这种感觉,很吸引我,很喜欢这样子,向上漫无目的地望去。很多人喜欢站在超高建筑物上向下俯视,我也喜欢,但同样喜欢站在高大建筑物下向上仰视,也是一直如此。

       曾经有次,在车上远望着天塔,莫名其妙地产生了一个想法:一个巨人,左手托住水滴,右手举起天塔,左手盾,右手剑,那是怎样的一种威武,远非奥特曼可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