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for '梦'

梦到姥姥

姥姥过世后,梦到过姥姥好几次,而且是从姥姥过世大半年将近一年时开始有的。以前有个懂点”旁门左道”的人告诉我:彩色的梦,是”托梦”,而且醒来后会印象深刻;黑白的梦,就是一般的梦,没有什么特殊意义。当然我并没有去考虑过这句话的真假。而梦到过姥姥的几次,却都是印象深刻,有一次清清楚楚在梦中确认了姥姥穿的是那件褐红色的大衣。

第一次梦:姥姥盘腿坐在床铺上,穿着那件她在世时常穿的一件半袖外衣,和我一起做着什么手工活儿,眼睛就一直看着手上做的活儿,嘴里还说了一句:”以后姥姥不在了,就没人陪你弄这个了。”

第二次梦:环境是我家老房子里,五十八间最老的那个,姥姥照顾我——我和姥姥形影不离的那段时间生活的环境。梦中我和”老婆”在屋里,我去上厕所,这时姥姥带着一个我看不清的人敲门、进屋,说要一千块钱,邻居出车祸了,不容易,帮帮他。

第三次梦:场景没记住,只记得姥姥跟我说:”你给我来点吧”。

第四次梦:我到农村的房屋里去找姥姥没找,往村外走,看到姥姥穿着那件褐红色的大衣,拄着拐棍,坐在路边的一个大石头上。那次梦中,我清晰地看着姥姥的脸,脸和身子的位置有点错位的感觉,我看到姥姥很高兴,说:您在这呢,我正找您呢。”然后姥姥说:”…我回家了…。”

第五次梦:梦的开始我看到侧面是一个大墙壁,然后镜头上转,看到了姥姥,在四处张望。之后姥姥突然在一个水边,还在转悠,我就问她:”姥姥,您找什么呢?”这次梦就在去前些天,梦后翌日,我就去给姥姥上坟。姥姥的坟在一条河边,这次她周围多了几个新坟,因为姥姥的坟还没有立墓碑,这几个新坟也还没有,一时间我竟分不清哪个是姥姥的坟。

古语说:梦是心头想。姥姥走后,我的确十分想念姥姥,将近一年左右,没有一天不想起她。

我的玄梦

    昨天看了电影《新猛鬼街》,晚上就做了悬疑的梦。这类我认为有些悬疑的梦不是第一次出现,小时候尤其多,近七八年已经只是偶尔。说到悬疑,没有《新猛鬼街》那样梦的现实化,只是的确包含一些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这类我记忆下经历过的悬疑的梦被我分为三类:梦的重复、梦的连续以及梦的预言。

    电脑所致,近来一直缺乏睡眠,昨晚七点多跟我爸说如果出去溜达就喊我一起,然后我躺下打算歇会儿时昏昏的就睡着了,再一睁眼已是晚上九点半;此时睡意更浓,醒了两三分钟,便再次不自觉入睡。第二次又醒了,看表是凌晨两点四十,这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个梦——有的时候在梦中能感觉到自己是在做梦,这时候很容易主动醒来。凌晨两点四十醒来前,我又做了一个重复的梦,相对以往梦境融入了新的现实元素——比如参与的人物以及新的小段内容,然而主要情节和以前做过的梦一样,并且和新内容衔接良好。昨晚梦中和以往的梦有重复的内容是:在大学某教师办公室,她跟我说由于不知道是谁工作失误导致我交的125块钱(梦中始终没有提及是什么钱)没有记录上,总显示未交付状态,让我再交一次。嗯,明知是自己那边的工作失误,却让我再交一次。——当然这个梦在现实中是不可能发生的,哪有明着就这么霸道的工作人员,但我印象里现实中并没有同样的经历,不过我相信梦的来源一定在我的现实经历中。梦的重复和梦的连续被我归结为第一、二类悬疑的梦,其实也没有什么悬疑可言,毕竟一定程度上具有大的普遍性并处于科学可以解释的范畴内。

    第二类是梦的连续。这类梦况前几年时有发生,最多的一次四集连续,当然是统计于被我记住的梦——据说很多梦境人醒来后都给忘掉了。这类梦基本上也可以用科学解释,但我还是觉得有点悬疑,大脑怎么还有断点接续的功能?不过,人类大脑的潜力不容怀疑。

    第三类却不只是悬疑,可以说有些玄妙,也是本篇文章的重点——梦的预言。小时候尤其是小学阶段,常常会有。梦中的内容,在将来的某日,在现实中发生了;梦中的人物,在将来的某天,在现实中出现了。梦与现实间隔不定,已确定为预言的梦间隔最久的一个是个大学后的事情在小学梦到过。还记得第一次我见到一个梦中见过的人,看着眼熟,仔细回想发现梦中出现过,把我震惊了。小的时候感觉这个现象很神奇很恐怖。跟父母说,他们也不当回事,总认为我在扯淡。那个时候自己没有互联网可以用,到了初中自已有了一定的行为能力,就到处去买相关的书籍研究,大致上有了一点认识。貌似这种现象是比较多人存在的——可以说有点普遍,并且多是随着年龄的增加而减少直至最终消失。第三类梦的连续我是觉得科学不好解释。现实中见到梦中人有些是在梦的相同情境有些不是,莫非我们在活一个别人活过的生活并且我们的先行通过一定的超时空的(可能为单向的)交流方式传达给了我们一定的信息?还是说我们当真存在前世并且保留了前世的一些记忆?如果这是真的,马大哥的一些东西可能会受到挑战。期待到了某个年代,可以有仪器探测并记录人的梦境。

    我的三类悬疑的梦,彼此间有穿插:连续的梦可以重复连续;预言的梦可以重复预言。但第三类不到发生的那一天,你很难确定它是一个预言。高二时有过一个重复的梦,曾经我多么希望那是一个预言,结果却始终没有实现;不过到了现在,希望它不要某日再变为现实。

    初一时对这个问题特别在意,买了好多书。在书店看到的只要是包括哪怕只有一节研究梦的相关的科学性书籍,我就会买掉——那阵子零花钱都用在了这个上。那时候最大的收获就是:我知道这类梦不是只有我才有,是广泛存在的——于是我不再害怕。那时我是坚定相信科学反对迷信的,但也把周公解梦简单看了一遍——不过一个初一学生认知水平有限,不知我若再读周公解梦,能否找到一些答案。一直有一个打算,拿出人生中的一段时间集中精力对梦的学问进行科学系统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