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for '泰达'

关于“滨海”

      集团给部门披了件外衣,成立新公司,单独成为集团的一个板块。新公司注册名称却遇到了麻烦,问题出在滨海二字上。天津市、滨海新区对新公司的名称核准,要求加冠“滨海”字眼就一定要“落户”滨海。这样一来,想把集团名加在公司名称里就没戏了:因为新公司计划继续在集团本部办公,不会去滨海新区落户。期间咨询了天津市很多地区的公司注册部门,对于名称带上“滨海”同时在其他地区注册的情况,只有一个地区的相关部门表示可以,但注册过程中得知还是不行,公务员业务不过关啊。无奈,只好改名。

      对相关政策规定没有深入研究,不晓得是不是店大欺客呢?“滨海”两个字含金量确实是越来越高,从我的域名就能体验到,BINHAI.CCTEDA.CC接到过的历史报价一直在提高。提到“滨海”这两个字,印象最深的还是我曾经对于大虹(我给他起的英文名Roben)的一句玩笑:“裸奔,一公里定义滨海。”后半句是某个房地产公司的广告,和大虹扯淡时被我无意中想起,放在这里挺搞笑的。在滨海那几年,段子确实不少啊,哥儿几个再一起回去时,会不会还能够保有当时的一些东西呢?那几年,很多事,很开心,很随意。十分遗憾头头K750的遗失 —— 作为一些作品的最后载体,不过老四笑了。

归来

      庆祝霞姐毕业,上周末被龙龙叫了回来,轮滑社小聚。毕业以来第一次回科大,熟悉的景物,不同的心境,想起了很多。看到图书馆前二十余人在轮滑,忽觉欣慰,当年,很多时候都是只有我们几个人….在这块土地上,我们播种了轮滑文化。时至今日,TEDA有太多故人,本想顺便看看大家,不过算算,逗留的这二十分钟,远远不够….下次吧。教学区旁的这条路上,走过无数次,和各种人走过各种走过。这次走在上面,最深的触动是老四小钦我们三个从自习室出来的感觉。是真的想你们了。下次回来,可能是某人日本归来的时候吧,很近了。晚上在三街吃饭,喝了四杯多,然后唱通宵,第二天上午逛街,怎么熬过来的…..

受伤的女生

    两个研三的小个子女生,都很文静,甚至平时很难听到他们大声说话;对身边的人很好,在实验室常常都会主动帮助自己的学弟学妹;某日两个女生晚上去水房打水,和两个艺术学院的女生发生了矛盾,遭到了艺术学院两个大四女生的拳打脚踢。看不到的伤不算,脸上还都挂了彩。
    当天晚上,其中一个被打的女生给男朋友发信息说她被打了,男生很冷淡,对话的结尾是:女生问是不是想分手了,男生说是的。
    翌日上午,另一个女生在图书馆看到了动手打她们的两个艺术学院女生,心想挨打了总不能连人家叫什么都不知道吧,但自己又不敢去问,就想叫自己的那些男生朋友去问:找了一个,嘻嘻哈哈半天,推掉了;再找一个,人家跟她说大四考研的不容易,原谅她们吧;又找了一个,说还有点事要办,下午再去……结果是,实验室朝夕相对的几个男生,没有一个人去。
    后来两个女生找到了学院院长,学院院长联系了艺术学院的院长。艺术学院的院长找过那两个打人的女生后,打电话回去说:“你把被打的两个女生带过来吧,我让我们院的两个女生给她们道歉。”……
    当事的四个女生,两位院长,来到了一间屋子。打人的女生之一说:“学姐对不起,是我们不对。”两个院长想让她们私下谈谈,便都离开了屋子。随后,艺术学院的两个女生,就有说有笑的也离开了。
    两个研三的女生被打,陌生人所带来的肉体上的痛,或许远不及身边人所带来的心理上的痛。她们始终真心的对待她们实验室的男同胞们,可那几个男生却如此回报。两个女孩子,以后还怎么在实验室继续呆下去。安全感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这两个研三的女生被两个女流氓打后所经历的这些,应该会把她们在这个地方的安全感清空了吧。
    交朋友,学问很深。患难见真情,平时看不出来。吃饭时有他,办事时没他的人,交不得。
    男儿不该好斗,但要有血性。

54+1杯酒 说了再见

    终于到了分别的时刻。多少不舍,为之奈何?

    昨天和小钦大Q告别,今天和皮皮,Bena,老四告别。此一别,短则数载,长则十数载,怕是都难以再聚齐。

    很久没有喝酒了,喝酒误事。不过这次,可以喝。也免得Bena总在那唧唧歪歪。1杯红酒,54杯啤酒,数过来的,没人比我喝得多。Bena服了,我也舒服了。看到龙哥竖起的大拇指,我知道,够了。

    老四又说我像个孩子,是啊。不就是弟兄们分开吗?怎么能总掉眼泪。可就是抑制不住。

    今天在宿舍里,莫名其妙的不自觉的唱起了小钦常常哼的几首歌。

    说了再见,我知道——都还见得到。

    大家珍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