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for '痘痘'

战痘小结

    目前为止,痘灾已经痊愈,只是留下了两个小洞伤疤。这次痘痘尤其严重,在质量、数量甚至起因上,都压制住了身边几位资深痘友的任何一次阶段性战役。话说自幼无痘的我哪里经过如此疮痍,很恶心的一个月。痘痘的袭来,就在我发表风水那篇文章之后一天,也就是说痘痘的发生紧随着文述事件而来。看来我们之于风水,还是应该抱着谨慎的态度。

    这些痘痘几乎是爆发性的生长。第一天长痘痘只有两个,我当时以为是蚊子咬的,还用花露水抹了几次,还把它抓破了,这个应该就是现在留下的伤疤的原所。第二天开始,痘痘就以每天二十个左右的速度飙出来了,问了几个资深痘友,都不能确定我这个是不是青春痘,因为他们认为青春痘没有这么猛,也不能这么痒。也有认为是过敏的,当时我还在想是不是我新买的小桌子有过敏原,不过心里还是认为这是青春痘,就是感觉是。在网上查了很多,最后基本上确定了一套战痘方案:蜂胶+完美芦荟胶+肤宝娃娃。结果是,两周过去了,痘痘表面有变化,却不知是好的方向还是坏的方向。于是去医院看了下,大夫说是我脂肪吃得太多才长青春痘——我当时认为这是扯淡,不过用了他给我开的药,痘痘的确在一周之内全下去了,并且两个月至今没有复发——我想应该永远不会复发了。这两个月用了几管完美芦荟胶去痘印,我也不知道是本来就没有痘印还是完美芦荟胶去痘印的效果好,总之现在没有留下什么印记,我很欣慰。

    长痘痘除了痒的难受以外,别的并没有多在意,只是关于起因让我耿耿于怀。回想痘灾前的两周内所发生的非平常事件,一是痘灾一周前家里兄弟们聚会喝酒,六个人七瓶白的两瓶红的加上n罐脾的,那次全吐了,我倒是没吐,可是中毒了——估计是混酒的问题,眼皮发黑一周才缓过来;二就是长痘痘前四天,吃了一种特殊的辣子,当时就感觉不舒服,打喷嚏二十分钟才停下来;再有就是买小桌子然后摆位置这件事了,摆出了一个风水说中的什么煞,还写博客扬言不信风水,没想到第二天就开始长痘,真是有些郁闷啊。到底起因是什么呢?现在我也不能确定。不过早就把床的位置改回去了——就在我开始用医生给我开的药那天,而且这几天在考虑开始研究易经。

    和很多朋友聊过这件事,三种可能怎么认为的都有,可我直到现在也不确定,到底是为什么呢??

风水 床对门

    周四买了个小书桌,旧的写字台扔掉了。房间重新布局后,我觉得很不错。晚上老爸看了却说:“床的位置不太好,风水上讲,床不可以正对着门。”虽然中间隔了一个1米2的电脑桌,但还是惴惴焉不已,于是夜晚1点多上网查这件事,确有此说。还有一种说法:“人睡觉时脚正对门,魂魄容易被鬼勾走,人死后就是这样摆放的。”看到后我是心里发凉,背后冒汗啊,值此夜半时分,万籁俱寂,视如此犀利话语,让我久久不能平静。鬼勾魂魄这个啊,可以不用信。如果真的有鬼可以勾走魂魄,那什么热比娅怎么还没有暴毙身亡呢?跟她有仇的怨鬼少不了。

    躺下睡觉,心绪尚未平静的我,产生了一组疑问:风水之说从何而来?风水之说是否可信?床的位置是否需要更换?思考之后,得到了一个我认为正确的结论。

    求知欲是高级生命的一个共性,无论是亚洲人,欧洲人,火星有人也会如此,因为这是种族进步的动力。人类就是通过“求知——应用”来不断提升自己的。这个过程很多时候是这样进行的:

    1.总结大量具体事物。

    2.从总结的大量事物中寻找共性,抽象出本质理论并加以验证。

    3.将得到的理论应用到更大量的事物。

沿着这个过程,牛顿发现了重力加速度,马德保发现了大气压强,而我们的先人不单发现了勾股定理,也发现了对人类生活影响更为直观的风水类学说。研究风水学说的过程,按我的猜想,举个例子:

1.张三床铺正对房门,房间常有人经过,每次开门便会直视张三,由此造成张三隐私感减小,安全感降低,睡眠渐渐不稳,长久下来,心理状况日下,导致身心俱损。(此实则床对门摆放有时会影响休息和心态,从而对身体产生影响。)

2.李四床铺正对房门,房间通风状况良好。于是夜晚睡眠时便会有微风从门缝吹入直吹李四睡眠中的身体,长久下去,身体害了疾病。(此实则微风长久吹身导致身体受损。)

……

    一些聪明人得知了大量类似事件之后,便会抽象出“床铺直对房门,不利。”的结论。

    可见,风水之说是有依据的。价值肯定也是有的,而且还不会小。如果对于一种风水说法,我们不能说出个所以然,那么就还是遵循为上;如果全然知其原委,则大可以更具体的科学知识来衡量何去何从。很多人说风水是迷信,其实也不尽然。风水学说中掺杂了一些迷信思想,而剩下的部分,则是精髓,成百上千年人类生活的精髓。如果非要说风水是纯迷信,那就等于说数学八大猜想是伪科学。

    我们的先人着力研究如何做人,如何去适应自然;西方人则着力研究怎样高效生产,怎样去改造自然;我们的先人生活更注重礼节,西方人生活更注重舒适。于是我们的先人称他们为蛮夷,他们称我们的先人为东亚病夫。时代发展到今天,我们学习了他们的自然科学,然而却丢掉了很多我们自己的东西。夜不闭户的风气已然消逝,但愿不会再被西方人欺负。

    床,就不动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