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for '社会'

不值十块钱

刚搬到河东时,发现一个存车处——大平房存车,由一个中年妇女看管、收费。我便把我的电动车存在了里面,每月36元,开始时需要租一个小圆牌,押金10元,徐姐说什么时候不存车了,再退。

北宁湾的房子交房了,正好交了三个月存车费的存车服务到期,我便决定把电动车放到新房里。当时距离服务期满还剩几天,我琢磨徐姐天天乐呵呵与人为善挺热情的,那十几块钱就不跟她退了。忽然我想起了车后座上挂的押金10元的小圆牌,我便很想知道,徐姐是否会按约定退款。虽然是有约定在先,但步入社会多年的我,还是觉得她可能找任何牵强的理由来拒绝退还。10元钱我不在乎,但我真的很想知道结果,看看社会如何作答我这道选择题。

当天,去取车出门时,跟徐姐说起押金的事,徐姐还是笑呵呵地,说了句:”现在他们都不给退了。”这话听得我莫名其妙,他们?他们是谁?这不就是她自己盘的地方么?意料之中,虽然在情理之外。我没有说什么,只是对她笑笑。面对这么一个大姐,10块钱不值得我去吵架,我更不可能为10块钱动怒,当然如果换做一个中年男子这么耍赖,我必不受。

骑车出了存车处,拿着10块钱的小破牌。心中感慨,竟然连10块钱都不值。

诈骗电话

      接到了一个来自辽宁锦州的诈骗电话,熟知我的一些信息。开始能感觉到是个骗子,可没有确定,直到他说出我最近在办的一件事,我就断定这是个刚买到信息的骗子。鉴于最近压力较大,便站在道德的高度,以我党的名义对他进行了疯狂的侮辱,缓解了我的部分压力。而后我给他打回去,打了四次,三次都是正在通话中,最后一次给我挂断了。这就更能说明是个骗子,新开一个号码,不上户口,拿着新买来的一些公民信息不断的打电话诈骗。

       以前有次大鹏QQ被盗,我就让他申诉,问他当时注册QQ有没有填写身份证号码之类的关键个人信息。他说:”填了,但我没敢填真的,瞎写的。”当时我还晕了一把,不过现在想想,这种觉悟貌似也有其存在的价值,即便是面对一些看似可信可靠的机构,各种政府部门尚且如此,区区一个企业又是怎样呢。前几个月按领导要求注册新公司,刚注册完,各种广告电话就接踵而至。每天在社会上办各种业务,银行、通讯、工商,等等,都要填写个人信息;时常接到各种电话,保险、茶叶、奖品、发票,等等等等。今天我竟然还接到了一个具有犯罪性质的诈骗电话。这是为什么。这个社会到底是怎么了。我在考虑,是不是该再买一个号码,专门用做对外的信息填写。

虐兔女

    刚刚看了一段视频,就是网络上盛传的虐兔女。本以为这视频应该被和谐了,可是百度视频随意一搜就有好多。视频中除了行凶的女孩之外,还有几个观赏的女孩——一个人的确很难形成一种文化。可怜的小兔子,那么可爱。被虐兔女放在桌面上,然后在它身上压一块大的钢化玻璃,最后虐兔女整个屁股坐到玻璃上,双脚离地,用它上吊自杀的重量来压死小白兔。小白兔头被压扁时好像还有声音。真是可恶啊。以前就看过有人虐猫的视频,现在又有了一个虐兔女,怎么就没有人去虐虎虐狮子呢?有这类变态的存在,生活在社会中的我们,怎么可以让自己软弱。
    也不知道虐兔女的动机是什么,只为娱乐?还是也想出名?食肉动物捕食,是为了活命,他们杀生无可厚非;而这个虐兔女的行为,绝对是赤裸裸的邪恶。中国警察抓妓女,让她们脱光光排排蹲;中国城管管小贩,打得他们头破血流;然而面对这些没有求生动机的杀害行为,又有谁做了什么呢?
    病态的社会,病态的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