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for '考试'

迟来的交规考试,06年的记忆

       周三驾校教练通知考交规,周四晚在网上做了三套模拟题,同时熟悉、总结了交规考试的一些标准、特点,周五早晨做了一套模拟题,九点考,通过。四次模拟成绩为67、84、100、95,考试成绩99,不明白为什么这种考试还能有人看了两个月只考80分。老爸让我跟教练说交钱通过,虽然我平时常乱花钱,可心里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这种浪费方式,也就自己去考了。考完心情不错,这类提前给题的考试向来被我鄙视,大学初期也常因此怀着蔑视的心情旷考,而如今,却因为通过更简单的这类考试而有畅快的情绪,估计不是因为通过考试,而是由于无须去面对补考,显然——我已经开始适应这个CD的社会了。没有办法,这些年的经历告诉我,当你不认同却又无法挣脱你的环境时,屈服优于叫板。回来的路上,看到外环外面郁郁葱葱的绿地上悠闲的绵羊在啃食青草,两片清水蜿蜒流淌,头顶是一片天高云淡,微风吹过,称得起是风和日丽,天津市少有的风和日丽。可惜没带相机,N8也早就不在了,620的拍照能力还是不拿出来煞风景的好。

       最近在南开区的日子有些不开心,很多事情。尤其此时置身于蓟县没有堵塞的交通、没有烟尘的空气之中,更加觉得市区的低级——却不同于塘沽。活着是为了什么?现在应该追逐什么?这些答案每年都在变。这几天夜里总是做梦,梦到一些人,“那些年”的一些人,甚至有时想去做梦。现在面临的行业岔路,始终难以抉择,眼见白驹过隙,心里着实着急。管他呢,至少在通过“考试”的喜悦中沉浸几分钟吧。去年八月份报名,现在开始了第一个考试。驾校,最近很后悔高考后没有报名,或许这些年由于驾校外的原因就已经后悔过很多次了吧。过去的,就是过去了。

我的三头六臂

    十几年的学校生活,我好似一只温水中的青蛙,在温水中被煮了十年。不同的阶段作料不同,无一不煮的我焦头烂额。不止一次的思考一个:“问题到底出在哪里?”答案貌似找到了,但是无法改变,只能试试自己能否改变了。
设计,挺牛的东西,挺恶心的东西,做一本书出来,看也不要去看。不过没办法,不能不做。为了拿学位证去应付学业,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有这一种。四十多页,三张大图,一张小图。好在有朋友们在,谢谢你们。在你遇到麻烦的时候,愿意去为你“分一杯羹”,这种朋友,必须有。必要的时刻,他们就是你的三头六臂。
    本科有什么好,如果可以回去选择,我选择不读书或是读一个好点的专科,虽然专科貌似不如本科找工作好用,但有能力不怕养不活自己。中国人就是喜欢跟风,什么事情多数人都觉得贵的高,分高的好,实际上,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做学问,一定要以兴趣为导向,否则就会跳进温水中成为一只青蛙。

高考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四年了,今天,二妹完成了高考。

     可能是由于高三在家玩了一年的缘故吧,对高三以及高考没有什么学习的印象,所拥有的印象却是几首歌曲,如此清晰——花田错,发如雪,不怕不怕……那一年好孤独,只有家人和音乐陪伴我,当然还有几个朋友和几个电视剧。曾经我对大鹏说:“不知你们的高三是什么样子,很想体验一把。”是真心话。

     还记得高考前去买漫画书,偶遇小代,攀谈了三四个小时,那时的感觉是,他还是老样子,和小学,初中没有丝毫变化,却不知现在如何了。

    二妹和我相似,也是个不安分的孩子。不像我这么离谱,就因为她是女孩吧;或许,也因为当哥哥的没有做好榜样,总之是难辞其咎的。最怕二妹考不好,怕她不能完成自己的理想。

    四年前的今天的晚上,和一个朋友打电话聊了六个半小时,不知以后还能不能突破这个记录,呵呵——当然会的,或许那根本不算什么,那本来也不算什么。

     当时去参加高考,纯是为了让爸妈高兴点,至今,不知是对是错。永远也不知是对是错。

    4号晚上,二妹找我呆了一会儿,听她讲她的状态,讲她的想法,讲她的一点小破事儿,真好像当年的我一样。一家人,就是一家人。很多地方,很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