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for '读书'

做强人,不妨从“常”做起

    题目可能会让一些朋友望文生义,全在一个“常”字。此常非彼常,动词也。
    上周一时兴起,想种点东西。拿了绿豆和花生泡在一个起并勤加照料。几天后,芽长大到可以种入土中。找了个小罐子用水洗净,就差出去弄土。可就因为我的懒惰,因为我总是把麻烦的事情往后拖,等到它们都干掉了,我也没有带土回来。我让它们发了芽,却没能让它们长大。好似我少年时的几个志向,就如同这些嫩芽,一个个的夭折。究其原因,全在不能坚持,没有毅力。不能坚持努力,不能坚持志向。也就是输给了自己。古人云:“自胜谓之强。”不得不承认,我少年时是一个弱者,却不知现在如何。

    想起了曾国藩《挺经》里面的一段话,当时刻意背了,大概如下:

    累月奔驰酬应,犹能不失常课,当可日进无已。人生唯有常是第一美德。余早年于作字一道,亦尝苦息力索,终无所成。近日朝朝摹写,久不间断,遂觉月异而岁不同。可见年无分老少,事无分难易,但行之有恒,自如种树蓄养,日渐其大而不觉耳。进之以猛,持之以恒,不过一二年,精进而不觉。言语迟钝,举止端重,则德进矣。作文有峥嵘雄快之意,则业进矣。  

    是讲做事当有毅力,能够坚持。道理不深,很多人都懂,然而又有几个人做到了?蒋介石书桌上常要摆放曾国藩写作的书籍,毛泽东说曾国藩是地主阶级里面最厉害的人物。如果曾国藩没有做到这点,又哪里会有那句“无湘不成军”。

    马云说:“人们成功的原因有千千万万,而失败的原因往往只有那么几个。”我想,“不能做到持之以恒”这条,一定是马云所谓的几大败点之一。

    历经九九八十一难,玄奘终于取得真经。小说中的唐僧只有一个,而现实中的取经人却有无数,正在看我唠叨的你是否清楚你要取得的真经是什么?我们都是取经人,毅力便是我们的孙行者,没有他,实难取得真经。小时候看西游记每次看到唐僧赶走孙悟空,都会鄙视唐僧,甚至诅咒他快被妖怪吃掉。现在想想,每次我们不能坚持的时候,就是抛弃了毅力,不就是赶走了孙悟空吗?如何可以不鄙视自己。

    人生唯有常是第一美德,有常之士必为强人。想要做一个成功的人,先努力去做一个强人吧,不妨从常做起。

李宗吾 话说厚黑之道

    清朝的李宗吾先生。有本著作,名叫《厚黑学》。《厚黑学》内容分出了几个部分,全书就是讲:人要是想成就大事,就要“面皮厚,心子黑”。还举了一些例子,用例比较多的就是三国的三个人曹操(心黑之极),刘备(面厚之极),孙权(半厚半黑)。厚黑学一书,把所谓:“厚黑之道”捧上了天。

    《厚黑学》一书公认是教人行使厚黑的作品,我看不然,我认为厚黑学是李宗吾先生为讽刺时政与社会而写的东西。而现在却使很多人认为厚黑之道乃是成功之不传秘术。寒心啊。

    厚黑真的如书中所说那么强大吗?那本书里的内容明显就是忽悠。但凡人生于世,或多或少,皆有厚黑。而《厚黑学》一书把成功人士的为人秉性“断章取义”,把之所以成功的原因全部归结为厚黑方面。如果读者连这都分辨不出,那抗忽悠能力就太低了。

    我对成功之道的看法,绝非是什么厚黑。隋炀帝杨广,杀兄弑父,欺嫂霸妹,把他父王的妃子也娶做了娘娘,厚黑可谓穷其极,他就大成了吗?人不可厚黑啊,当以忠义做人行事。在我看来,小成和大成所需要的,也是不同的。考学等事情,就是小成;做出了一个企业,一个品牌,就是大成。小成,以智,以恒即可;大成则不然,大成者,要有智,有恒,还要有德。举个例子:百度ceo李彦宏先生,高考考到了北京大学,又去国外留学,这就是小成;而随后创立了全球最大中文搜索引擎“百度搜索”,就是大成。小成,靠自己的努力即可得;大成则不然,往往需要众人的努力。但是靠什么聚集很多人来真心为你效力呢?光有钱还是不够的,主要是德。

    马云,在IT领域叱咤风云。大成如斯者,不多。而要让他在计算机领域有所小成,恐怕他就做不到,因为他没有技术。创业初期,他也没有钱,不过他有他独特的能力,魅力,口才以及见识。这样才有“阿里巴巴十八罗汉”为他效力,让他登上了中国IT的顶层。可见可得小成者不一定能得大成;能得大成者不一定可得小成,就好比,大毛笔,难写小字;大帽子,难扣小头。做人,要对自己有正确的认识,看自己在什么领域可有作为,“因地制宜”,然后奔着方向努力,才是正确的选择。每天抱着厚黑学的那群人,纯粹是浪费生命。

    做人,要以光明磊落,厚黑要不得。交友,更不可结交厚黑之人。 

我读李清照

    中国历代男文人,诸如李白,杜甫,苏东坡,艺高者颇多,难说谁能称得上中国历史第一才子。女子则不然,易安居士李清照,历朝历代文人墨客,皆拜其为中国历史第一才女。更有人赞曰:不徒俯视巾帼,直欲压倒须眉。我看,此语不假。

    很喜欢李清照的作品,虽然很少,只有七十几首诗词传世。最喜欢的还是一首小词:

                             如梦令

            常记溪亭日暮,沈醉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误入藉花深处。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词写得好,不需要说的。每每读起这首词,心里边油然而生一股快感,青春啊,放荡啊,疯啊。

    李清照一生,前半辈子比较幸福,后半辈子,根本是是熬过去的日子。

    简单介绍一下李清照相关的一些人和事:

    父亲李格非,苏门后四学士之一,官员,正史中有记载,后来死于政治灾难,李清照的岳父乃当朝宰相,有能力搭救,却并没有施以援手,李清照于此事,写给她岳父一首词,其中一句:炙手可热心可寒。

    第一任丈夫赵明诚,才子,在金石文物的收藏及鉴别上,可说当时数一数二。他的父亲叫什么我记不清了,不过家里势力在李清照家之上,做过宰相,政治上和苏轼一族是对立的。不过后来也是灭忘于政治灾难。赵明诚死于疾病,李清照当时也就是四五十岁。赵明诚和李清照是真心相爱的,有着共同的情趣和追求。二人节衣缩食,收藏了无数的金石字画,可惜当时战乱四起,经历三次浩劫,金石文物只剩下最多时的千分之一。

    第二任丈夫,张汝州。就是一个卑鄙小人。赵明诚死后,张汝州认为李清照手里有很多的文物,于是就把李清照骗进了婚姻陷阱。婚后,张汝州感觉上当了,1.李清照手里并没有多少文物了已经(三次浩劫之后)。2.李清照并没有把文物交给张汝州保管。于是,就开始不好好对待李清照了,其中还有家庭暴力,易安才发现上当受骗了。那个时侯,女子是不能提出离婚的,但李清照一定要离婚,于是用了很极端的一招——举报丈夫的不法行为。于是,张汝州被流放,李清照获得了自由。这段婚姻只有两三个月。悲剧啊,易安。

    李清照膝下无子。

    晚年的李清照,就是撰写金石录等书籍,回忆和赵明诚在一起的幸福时光。

    比较欣赏李清照,无论是她无双的才气,还是处事的果断。虽然对于她在那个年代再婚的事情有些叹息,不过,比起当代的女子们的贞操观,强出实在太多了。

    几千年出了一个李清照。几千年,难有第二个李易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