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 for '酒'

终极一日

周三晚上在西站迎接几位客人,分两批,第二批是十点到站,于是晚饭改成夜宵,选了一家火锅。我始终觉得火锅不适合喝酒。一共九个人,7位客人,一位客人喝红酒,最后是八个人喝了4瓶750Ml的大帝王,50度六斤。分酒器自己倒酒,客人的小杯总是不倒满,我却杯杯都要满饮。我的分酒器倒了7次,7位客人打了三轮,最后我自己就干掉一瓶大帝王。饭局过后,到住处已经是三点,睡到六点多起床,准备、参加会议。下午陪客人各种视察、参观,忙忙碌碌的晚上回到住处已然是整整11点。白天开车时很困,酒劲基本上中午就过去了,但这困意却是越发浓烈。下午开车时,遇到个红灯都要停车挡偷偷眯几十秒。真不知道这一天是怎么挺过来的。

和我一起接待喝酒的人酒量不小,当晚没吃晚饭就醉倒了。凌晨身体基本上已经进入休眠状态,这个时候的化酒能力大大减弱,加之火锅不挡酒,醉倒也属正常。我能挺住,可能也只是因为年轻力壮。

终极的一天,千万别再有了。

放生龟

      中午接待客人,去吃鱼。鱼池里面有一只乌龟,是被善人放生到水库的“放生龟”,又被渔民抓了回来。听到有客人要买它吃,店家没有卖,说养着玩的,不能吃。吃过饭,又从那个供客人抓鱼的小池子经过,看到乌龟正在被装起来,问了下,原来是一个北京人花了100块钱买走准备放生——当然是不是真的放生,就没人知道了,毕竟,如果不是放生的目的,100块钱怎么可能买到这种体积的呢,白给一样。但愿是去放生吧。下午看电视播台看到百里挑一,男嘉宾送给女嘉宾自己制作的烧烤食品,叶梓萱说:“从来不吃这种还不太熟的肉,觉得那样很残忍。”就觉得这句话听起来挺别扭的,但是别扭在哪呢?这些个人啊….中午喝了很多啤酒,晚上又和一个哥哥喝了点,挺滋润肠胃,好久没有喝啤酒了。

归来

      庆祝霞姐毕业,上周末被龙龙叫了回来,轮滑社小聚。毕业以来第一次回科大,熟悉的景物,不同的心境,想起了很多。看到图书馆前二十余人在轮滑,忽觉欣慰,当年,很多时候都是只有我们几个人….在这块土地上,我们播种了轮滑文化。时至今日,TEDA有太多故人,本想顺便看看大家,不过算算,逗留的这二十分钟,远远不够….下次吧。教学区旁的这条路上,走过无数次,和各种人走过各种走过。这次走在上面,最深的触动是老四小钦我们三个从自习室出来的感觉。是真的想你们了。下次回来,可能是某人日本归来的时候吧,很近了。晚上在三街吃饭,喝了四杯多,然后唱通宵,第二天上午逛街,怎么熬过来的…..

醉了

昨天中午喝了2.4杯白酒,然后一下午昏沉沉的睡过去了。平时应该没什么事,这次却醉了。起初以为是空腹干了一杯的缘故,后来听我亲爱的老爹说,应该是输液的问题,头孢和白酒会发生反应,作为常识,我竟然不知道,晕啊。以后要注意了。

很讨厌醉时的感觉,却很喜欢大醉之后醒来的感觉,每个细胞,都充满了活力,头脑无比的清晰。平时的休息,都不够彻底,只有大醉时,才敢放下一切,痛痛快快的睡过去,天塌了也不用在意,只管睡自己的。

多久没醉了?上次还是送老四他们走时,被54杯啤酒放倒了。有的时候,真的是,只愿长醉不愿醒。

    爸爸刚刚回来,中午又喝了不少酒。一年多以来戒酒就算比较成功,但偶尔还是会喝些。他的解释是:没办法,社会嘛。的确如此,有多少人都会发出这些感慨。前几天和岳聊天时听他说,他认识的一个销售人员,三十多岁,什么都高,饭桌上几乎是一边吃药一边喝酒——没办法啊。每个人喝完酒后,反映都不一样。有人爱睡觉,有人耍酒疯,有人爱说话。我爸喝完酒就是典型的爱说型。以前我都陪他聊会儿,但近几年,因为我十分反感他喝酒,每次他喝完后,我就不理他了。

    酒这东西真的好喝吗?我觉得不好喝,白酒啤酒或是红酒,我都觉得不如果汁好喝。传说中有些喝酒的高手喝酒是甜的,不知是否真有此事。不过即便有,我想大多数人喝酒都是不舒服的味道。但却是餐桌必备,这就是我们民族的酒文化吧。不晓得老外有没有这些。